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幻灯片 >> 美图
大山的舞者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3-16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01. 在羊街乡的尼戈梁子,当这几位名不见经传的男女舞者走入我的取景器,很快就有了角色感与仪式感,他们来自附近村寨,是普通的哈尼族农民;一场原汁原味的传统民间舞蹈开始了。
在羊街乡的尼戈梁子,当这几位名不见经传的男女舞者走入我的取景器,很快就有了角色感与仪式感,他们来自附近村寨,是普通的哈尼族农民;一场原汁原味的传统民间舞蹈开始了。

哀牢山的雨季乍晴还雨,八月的尼戈梁子时晴时雨,这样的天气给我们的拍摄带来了挑战,同时也带来了一丝浪漫的气息。拍摄哈尼族传统舞蹈,我们有意把现场置于田野,置于雾霭涌动的大山之巅,置于原始古朴的氛围,当这些顺应与谦卑的舞者走入取景器,角色感与仪式感写在了每一个人脸上,而他们身后所熟悉的环境却已如真似幻地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历史。他们是草根,来自附近的村寨,然而在某一个瞬间,他们就是优秀的国家一级演员。

2舞蹈“拜天拜地”源自哈尼人的多神自然崇拜,是棕扇舞的开场舞。舞者手持棕扇拜天拜地,旨在纪念先祖,祈求先祖神灵庇佑子孙生活幸福安康;舞姿自然生动而随性,可单人舞之,也可男女对舞。
舞蹈“拜天拜地”源自哈尼人的多神自然崇拜,是棕扇舞的开场舞。舞者手持棕扇拜天拜地,旨在纪念先祖,祈求先祖神灵庇佑子孙生活幸福安康;舞姿自然生动而随性,可单人舞之,也可男女对舞。

舞蹈起源于劳动。中国古代哲学与美学典籍《毛诗·大序》中有“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的记载;闻一多先生1944年在昆明写的文章《说舞》也有这样的句子:“舞蹈是生命情调最直接、最实质、最强烈、最尖锐、最单纯而又最充足的表现。”踏歌起舞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冲动,是人类生命的象征,是灵性的律动。我们试图从民俗学的视野去审视、挖掘眼前这一神秘而原始的棕扇舞背后的文化内涵。


来自大自然的“老熊护禾”舞蹈。两人背对躺身,蹲马步,相互往对方左弓步上躺,右手高举棕扇,左手拖腰,拉开比武架势,原地舞蹈,表达男人的阳刚之美。


“低姿吊腰转”舞蹈,讲述了人在棕榈树下与树神的对话。一人双手高举棕扇,两脚呈八字稳稳站立,意为棕榈树;另一人双手持短木棍,将木棍插于棕榈树根部,舞者从右至左翻转360度,身体离地越远,技艺越高。

在整个哀牢山红河流域的哈尼族地区,无论走到哪里,只要有村落的地方就会有属于自己的民间舞蹈。元江县羊街乡的棕扇舞,就是千百年来在这里生生不息的哈尼族同胞的历史和文化特征。棕扇舞历史悠久、题材广泛、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是民俗文化的一种表现形式。

15梯田农耕劳作决定了哈尼族的大部分生产生活靠一只背箩和一把锄头,身体必然出现屈膝、扭胯、塌腰和撅臀等姿态,从而造就了棕扇舞的动律特点。双人舞“我背你”,表现了族人之间的友爱与互助精神。
梯田农耕劳作决定了哈尼族的大部分生产生活靠一只背箩和一把锄头,身体必然出现屈膝、扭胯、塌腰和撅臀等姿态,从而造就了棕扇舞的动律特点。双人舞“我背你”,表现了族人之间的友爱与互助精神。

民俗学者认为,民俗是民间舞蹈依存的土壤,民间舞蹈在民俗活动中产生、传承和发展。在哈尼山乡,棕扇舞被称为“打摸搓”,汉语意思是为逝者献上庄重而虔诚的祝福,为逝者送一程,为丧葬而歌舞。最初哈尼人“打摸搓”的民俗,是一种丧葬习俗,这种舞蹈与民俗就是哈尼人世代相传的民众文化,在产生的初期就已融为一体。这种原始舞蹈的形态,在元江的各类出土文物、原始壁画和雕刻中都能找到。“打摸搓”所表现的内容涉及社会习俗的方方面面,包括战争、劳动、祭祀、娱乐、性爱等。在这些舞蹈动作中,有他们在路上、在山中、在水边、在家中的各种身影,还有他们在行走、劳作、祈祷、舞蹈、欢歌的场面;他们表情丰富,动作协调,也有茫然、凝重、快乐、忧伤的情绪,甚至人类所有的一切情感反应,尽在舞蹈之中。

6 来自拉巴哈密村的倪伟者是糯比支系男舞者中的佼佼者,他的舞姿干净利落,刚中带柔,表演的雄性白鹇鸟在自然状态下的舞姿风趣幽默又不失阳刚之美。
来自拉巴哈密村的倪伟者是糯比支系男舞者中的佼佼者,他的舞姿干净利落,刚中带柔,表演的雄性白鹇鸟在自然状态下的舞姿风趣幽默又不失阳刚之美。

4 45岁的张牙白来自垤霞村,是糯比支系哈尼人,她出自“情歌世家”,在歌唱的同时擅长模仿白鹇鸟在大自然中的各种优美律动。
45岁的张牙白来自垤霞村,是糯比支系哈尼人,她出自“情歌世家”,在歌唱的同时擅长模仿白鹇鸟在大自然中的各种优美律动。

在历史演变与发展过程中,有很多艺术形式已消失或遗落,而古老的棕扇舞却能世代流传,经久不衰,究其原因,就在于传统民间舞蹈紧紧依存于民俗。据当地资料记载,棕扇舞最初主要用于丧葬祭祀活动,舞者姿势并不要求统一,但每个动作都极具象征意味,男性模拟野生动物或鸟类,女性手持棕扇模拟白鹇鸟翩翩起舞,他们舞姿优雅、庄重肃穆、感情真挚,表达了对死者的尊敬和怀念。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文明的进步,棕扇舞逐渐淡化丧葬祭祀成分,发展成为今天既用于祭祀、也是娱乐活动的舞蹈,逢年过节、农事休闲时亦歌亦舞。


倪伟顺在表演“老熊洗脸”。61岁的他,是羊街乡文化中心主任,30多年来一直从事挖掘、传承、保护、弘扬棕扇舞文化,被誉为“棕扇舞文化的守护人”。


轻盈灵动的“点水雀”。42岁的糯美支系妇女李德车,坝木村人,她的舞蹈柔美多姿,曾代表乡舞队远赴内蒙古呼市参加第二届中国少数民族民间舞蹈优秀节目展演,为哈尼族赢得了荣誉。

棕扇舞以铓、鼓、镲和唢呐等作为伴奏乐器,内容有“猴子掰包谷”“老熊洗脸”“猴子作揖”“老鹰叼小鸡”“老熊护禾”“猴子搂腰”“老鹰拍翅”“老熊走路”等10多套动作,形态逼真传神,动作古朴典雅,表现了哈尼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10  “蚂蚁抢亲”是一场棕扇舞的尾声,是演员与观众的互动舞蹈,演员与观众像蚂蚁一样共同手拉手由领舞带着走S型,至大圆舞曲时渐渐收拢,其中三人将领舞或特殊观众抛向空中数次,众人欢呼,整场舞蹈达到高潮。
“蚂蚁抢亲”是一场棕扇舞的尾声,是演员与观众的互动舞蹈,演员与观众像蚂蚁一样共同手拉手由领舞带着走S型,至大圆舞曲时渐渐收拢,其中三人将领舞或特殊观众抛向空中数次,众人欢呼,整场舞蹈达到高潮。

诗歌和音乐的最终目的,是让我们相互凝视,并穿透每一双眼睛抵达各自的心灵,相互感受人与人之间的温情,感受理解和尊重,舞蹈亦然。理解和尊重,是我们共同幸福和谐的唯一理由。

1374岁的棕扇舞国家级非遗传承人龙正福(左)与47岁的徒弟倪伟者共同表演“驾云归宗”舞蹈。龙在倪的腰间弹琴歌唱,属棕扇舞中的高难度动作,是长期辛苦练习而成。
74岁的棕扇舞国家级非遗传承人龙正福(左)与47岁的徒弟倪伟者共同表演“驾云归宗”舞蹈。龙在倪的腰间弹琴歌唱,属棕扇舞中的高难度动作,是长期辛苦练习而成。

把根留住,谈何容易。传统文化一路走来,为后人留下了无数文化与精神财富。时代的快车拉着每一个人一往无前,就如同在高速路上驱车赶路,有时候都顾不上去服务区。创作和呈现这个专题,就是想用镜头提醒自己,累了、倦了就应该到服务区加加油、歇歇脚,以便再上路时心里踏实。

作为一个当代摄影人,面对文化的根脉,我们应该用自己的思想和影像语言,去整理、记录、挖掘、拍摄,这是一个摄影人应有的责任。让理解和尊重变成温暖的阳光,沐浴在哀牢山红河谷每一寸土地的每一个人身上。(罗涵  文/图)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