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幻灯片 >> 美图
哀牢美色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9-2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霁色千峰】 哀牢山峰峦叠嶂,远远望去,天色如雨后初晴,映照群山。“霁色”就是“雨过天晴云破处” 的颜色。有古诗云: “霁色千峰明剑戟,秋风一枕对涟漪”。古人爱玉,宋代汝瓷化土为玉,烧成陶瓷,又取这“霁色”为釉,徽宗大喜。
【霁色千峰】 哀牢山峰峦叠嶂,远远望去,天色如雨后初晴,映照群山。“霁色”就是“雨过天晴云破处” 的颜色。有古诗云: “霁色千峰明剑戟,秋风一枕对涟漪”。古人爱玉,宋代汝瓷化土为玉,烧成陶瓷,又取这“霁色”为釉,徽宗大喜。

哀牢美色,非哀牢山美景,但有时亦是哀牢山美景。多年以来,我一直被哀牢山哈尼人特有的颜色深深吸引。哈尼人对颜色的审美颇具特色,在中华民族的大文化背景下,承袭古人,用色自成一体,用青、赤、黄、白、黑五色来认识宇宙、规范社会,从而厘定哈尼族传统文化的整体架构,与周而复始的农耕文明互为表里。

【彩云翩跹】元阳坝达梯田映射出的五彩霞光。宋儒朱熹有诗云:“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大自然中色彩万千,对于华夏文明而言,青、赤、黄、白、黑这五色,正是五行哲学在颜色上的反映。
【彩云翩跹】元阳坝达梯田映射出的五彩霞光。宋儒朱熹有诗云:“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大自然中色彩万千,对于华夏文明而言,青、赤、黄、白、黑这五色,正是五行哲学在颜色上的反映。

颜色是一种语言。在我看来,每一个充满诗意的色彩名称背后,都蕴含着先民对哀牢山这方天地的独特理解,蕴含着存活了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它看上去好像没有逻辑,却最能直击内心。


【彤云密布】“彤”为朱红色。此图摄于元阳县胜村,日出时分漫天的雾霭彤云下,梯田显得脆弱渺小,这种雾霭是天晴的预兆,日头升到一定高度雾霭消散。彤云由五正色和间色混合而成。古人将五正色设为基色(现代主要是用RGB三原色),按照五行五向分别对应。红色居南,在五行中属火。
【彤云密布】“彤”为朱红色。此图摄于元阳县胜村,日出时分漫天的雾霭彤云下,梯田显得脆弱渺小,这种雾霭是天晴的预兆,日头升到一定高度雾霭消散。彤云由五正色和间色混合而成。古人将五正色设为基色(现代主要是用RGB三原色),按照五行五向分别对应。红色居南,在五行中属火。

相对于西方国家,中国在色彩运用方面更贴近大自然,哈尼族尤甚。这与“五行学说”有不可分割的关联,在道家学说中,“五行”是构成世间万物的五种基本元素,五种元素不但代表了金、木、水、火、土五种物质,同时每种物质都能通过一种颜色来表示。西方属金,色白;东方属木,色青;北方属水,色黑;南方属火,色红;中央为土,色黄。五元素、五方位、五原色,它们几乎就是构成宇宙的基本要素,颜色被运用在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指导规范社会秩序和人的行为。因此,灵活运用五行所代表的颜色象征意义来进行艺术创作,不但可以为我们开启一扇崭新的灵感之门,还可以宣扬传承传统文化。

【远山如黛】元阳县攀枝花乡阿勐控村,远处黛色的群山隐映,如诗如画。古人有诗曰:“晓雾轻绡卷,岚光抹黛新。”青黛对中国古代文人而言,是一种高洁的颜色。青山也是古诗中常见的意象。唐人有诗云:“青山与白云,方展我怀抱。”青黛在五行中属木,是东方的颜色。
【远山如黛】元阳县攀枝花乡阿勐控村,远处黛色的群山隐映,如诗如画。古人有诗曰:“晓雾轻绡卷,岚光抹黛新。”青黛对中国古代文人而言,是一种高洁的颜色。青山也是古诗中常见的意象。唐人有诗云:“青山与白云,方展我怀抱。”青黛在五行中属木,是东方的颜色。

前几年周杰伦唱的一首歌《青花瓷》,“天青色等烟雨”。青花瓷的青是非常深的蓝色,这样的青色,是等不来烟雨的。在哀牢山,哈尼人非常善于运用青色,但对于很多人来说,青色到底是什么颜色却搞不清楚,因为中文语言里表达方式很多。头发叫青丝,“青丝一缕”的青是蓝还是绿?它其实是黑色的;青天是蓝的,青草是绿的,那么青色到底是什么颜色?在哈尼人看来,青是一种底色,清脆而不张扬,伶俐而不圆滑,清爽而不单调。青色是中国特有的一种颜色,也是哈尼族特别喜欢的颜色,青色在哈尼族中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它象征着坚强、希望、古朴、庄重和自然,因此传统服饰和器物常常采用青色。

【生命之色】金平县阿得博乡马鞍山村,两位哈尼妇女在用板蓝根提取植物染料靛蓝膏。方法是,采其茎叶置于池中加水浸泡发酵,捞去茎枝,加入石灰浸湿搅拌,数日后将其沉淀捞起。紫色一词来源于古代法语中的Violate,意为一种开着紫色花的植物,这种植物就是蓼蓝草。板蓝根靛蓝色之于哈尼人,是一种大自然的森林之色、生命之色,是哈尼族中一种重要的特殊植物。
【生命之色】金平县阿得博乡马鞍山村,两位哈尼妇女在用板蓝根提取植物染料靛蓝膏。方法是,采其茎叶置于池中加水浸泡发酵,捞去茎枝,加入石灰浸湿搅拌,数日后将其沉淀捞起。紫色一词来源于古代法语中的Violate,意为一种开着紫色花的植物,这种植物就是蓼蓝草。板蓝根靛蓝色之于哈尼人,是一种大自然的森林之色、生命之色,是哈尼族中一种重要的特殊植物。

【自然之色】在元江县因远镇路同村的土掌房顶上,哈尼妇女穿出自己最美的衣装。在这个世界上,蓝色染料的唯一天然来源只有靛蓝植物,它带给我们从天空的浅蓝到午夜的深蓝的所有蓝色系颜色,与其他染料混合,靛蓝还可以染出绿色、紫色和黑色。哈尼妇女从种植棉花、纺织、靛蓝染色到做成一件衣服,全靠自己的一双手。因此,天然靛蓝染色工艺是哈尼人智慧的结晶,而靛蓝染色的服饰足以写成一部丰富的社会史。
【自然之色】在元江县因远镇路同村的土掌房顶上,哈尼妇女穿出自己最美的衣装。在这个世界上,蓝色染料的唯一天然来源只有靛蓝植物,它带给我们从天空的浅蓝到午夜的深蓝的所有蓝色系颜色,与其他染料混合,靛蓝还可以染出绿色、紫色和黑色。哈尼妇女从种植棉花、纺织、靛蓝染色到做成一件衣服,全靠自己的一双手。因此,天然靛蓝染色工艺是哈尼人智慧的结晶,而靛蓝染色的服饰足以写成一部丰富的社会史。

中国传统美学,如果说盛唐是雄壮豪迈、气象万千的景象,那么宋代则是返璞归真、格物致知的质朴姿态;人们用墨画画、烧造单色釉瓷器,而且要求绝对单纯。在哈尼族聚集的哀牢山,山色青翠,为常人所见,但绿中带蓝的碧色,却是对自然的浪漫想象。相传800多年前,北宋徽宗皇帝做了一个梦,梦到了雨过天晴。他对梦中见到的雨后天空的那种颜色非常喜欢,就给烧瓷工匠传下旨意:“雨过天晴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这是一个大家熟悉的典故,皇帝要的这个东西不是一个简单的天青色,他要的是大雨过后,云彩裂开的缝隙里面的那个天青色。它是粉粉嫩嫩的青,不是那种非常耀眼的蓝。徽宗的这道圣旨不知难倒了多少工匠,最后汝州工匠技高一筹,烧造出了“雨过天晴云破处”那种颜色的瓷器。所以宋朝是中国审美哲学的划时代时期,典型审美追求就比如对青花瓷之美的意境:“如蔚蓝落日之天,远山晚翠;湛碧平湖之水,浅草初春”,是“青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契合了中国文人对美的追求,即含蓄、内敛、优雅、深沉,它静默成景,却又意境深远。

【稻色青青】唐代贾至诗句“草色青青柳色黄,桃花历乱李花香”,把生机盎然的画面点染得分外明媚。红河县乐育乡尼美村,稻苗葳蕤,一派生机。青色究竟是指蓝色还是绿色,在文字描述上常常无法确切表达出肉眼所见的效果。青色,又称水绿色,介于绿色与蓝色之间,是蓝色和绿色的补色,即发蓝的绿色或发绿的蓝色。
【稻色青青】唐代贾至诗句“草色青青柳色黄,桃花历乱李花香”,把生机盎然的画面点染得分外明媚。红河县乐育乡尼美村,稻苗葳蕤,一派生机。青色究竟是指蓝色还是绿色,在文字描述上常常无法确切表达出肉眼所见的效果。青色,又称水绿色,介于绿色与蓝色之间,是蓝色和绿色的补色,即发蓝的绿色或发绿的蓝色。

【紫笼烟暮】紫霞中的哈尼梯田。神秘而高贵的紫色,在中国的道教中,紫色成为上天仙境的色彩。紫色代表胆识与勇气,也代表隐晦、忧郁、高贵、神秘、深沉、成熟、浪漫。在中国传统里,紫色是王者的颜色,如北京故宫又称为“紫禁城”,亦有所谓“紫气东来”的意象。
【紫笼烟暮】紫霞中的哈尼梯田。神秘而高贵的紫色,在中国的道教中,紫色成为上天仙境的色彩。紫色代表胆识与勇气,也代表隐晦、忧郁、高贵、神秘、深沉、成熟、浪漫。在中国传统里,紫色是王者的颜色,如北京故宫又称为“紫禁城”,亦有所谓“紫气东来”的意象。

【浮光跃金】晨辉映照在雾霭笼罩的山寨之上,闪现出金色的光芒。哀牢山因哈尼梯田而闻名,成为人与自然和谐为友、寄托文人情怀的一个符号。这一抹金色,仿佛是梯田山寨流淌的那些记忆的颜色,灿烂而忧郁。
【浮光跃金】晨辉映照在雾霭笼罩的山寨之上,闪现出金色的光芒。哀牢山因哈尼梯田而闻名,成为人与自然和谐为友、寄托文人情怀的一个符号。这一抹金色,仿佛是梯田山寨流淌的那些记忆的颜色,灿烂而忧郁。

【紫旭透亮】哀牢山的清晨,太阳刚刚升起,寨子里制作靛蓝膏的池子内,哈尼人用筛子滤除杂质。紫色是一种梦幻的颜色,也是古人说的正色与间色的产物,由温暖的红色和冷静的蓝色化合而成,因此紫色十分复杂而透亮。一个哈尼人,从出生到死亡,生命中几乎所有的行为都与靛蓝膏、与紫色紧密相连。
【紫旭透亮】哀牢山的清晨,太阳刚刚升起,寨子里制作靛蓝膏的池子内,哈尼人用筛子滤除杂质。紫色是一种梦幻的颜色,也是古人说的正色与间色的产物,由温暖的红色和冷静的蓝色化合而成,因此紫色十分复杂而透亮。一个哈尼人,从出生到死亡,生命中几乎所有的行为都与靛蓝膏、与紫色紧密相连。

最近几年,采访哈尼人从新鲜板蓝根枝叶中提取天然染料靛蓝,我对青、赤、黄、白、黑五种颜色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在哀牢山区,我们常常会有这样的体验,看山的时候,如果山上都是植被的话,近处的山是绿色的,再远一点就开始泛蓝了。如果天阴,光线更加暗一点,看远处的山是深青色的,一个青黑色的剪影,它是黑色的,成语上的描述叫“远山如黛”。是的,也许祖先在观察自然的时候,把这三种颜色都归纳到一个“青”上去了。青色在中国古文化中有生命的含义,也是春季的象征。在古代,“青”还可以代表蓝色。《荀子·劝学》云:“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意为:靛青,是从蓼蓝草(板蓝根)中提炼的深蓝色染料,但颜色却比蓼蓝草更深。“青”还指黑色,“青鬓”指乌黑的头发。如唐人韩琮诗云:“金乌长飞玉兔走,青鬓长青古无有。”“青丝”可比喻黑发,如唐人李白诗云:“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青色,是一种带绿的蓝色,中等深浅,高度饱和,特指三补色中的一色。在绘画颜色中,如果是蓝色中混有少量的绿色(三原色减色法),青就有了多个级别,类似于翡翠玉石的颜色。在古人的心目中,青色是黑色,例如“青青子衿”指的是黑色的古代学士衣服。按照光谱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颜色顺序,青是介于绿色和蓝色之间的一种颜色,即发蓝的绿色或发绿的蓝色。这种蓝的颜色,深如雨后的新山,是哀牢山哈尼人最看重的色彩。

写到这儿,眼前已经五颜六色,彩云翩跹,青山碧水。

(罗涵 文/图)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