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幻灯片 >> 美图
重访大红山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8-23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昨天所有的荣誉,

已变成遥远的回忆。

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

今夜重又走进风雨。

我不能随波浮沉,

为了我挚爱的亲人。

再苦再难也要坚强,

只为那些期待眼神。

心若在梦就在,

天地之间有真爱

看成败人生豪迈,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夕阳下的职工生活区温馨而美丽。2019年8月17日,大红山矿职工生活区。
夕阳下的职工生活区温馨而美丽。2019年8月17日,大红山矿职工生活区。

每一次潮水涌来,都是历史与个人命运的一次改写。每一次听到刘欢唱红的这首《从头再来》,都会让我百感交集、感慨万千,而首先想到的,是矿上的弟兄。

“咣当”一声,罐笼到站,工人开始了一天24小时倒班的井下作业。2010年8月14日,狮子山矿八中段副井口。
“咣当”一声,罐笼到站,工人开始了一天24小时倒班的井下作业。2010年8月14日,狮子山矿八中段副井口。

传统的矿井金属架箱,圆木接顶,作用是保护巷道稳定,防止顶板及墙帮围岩垮塌。现在该矿已经采竭废弃。2006年11月29日,狮凤山矿井下。
传统的矿井金属架箱,圆木接顶,作用是保护巷道稳定,防止顶板及墙帮围岩垮塌。现在该矿已经采竭废弃。2006年11月29日,狮凤山矿井下。

第一次采访矿山,是2003年初春,绿汁江大峡谷仍是热气腾腾,狮凤山矿的井下更是热浪袭人。《玉溪日报·滇中周末》的编辑、记者一行若干人,经过矿上安全部门的短暂培训后入坑,全副武装穿上劳保服装,大约步行500米后到了一个中转站,进入一个通向竖井的罐笼,简易钢筋栅栏门一关,“咣当”一声,伴随着震颤,随车身扶摇而下,直达离地面300余米的矿井。然后又坐上小火车,其实是用于专门载人的有轨电车。在巷道里奔跑,到各个点和工作面访问工人和管理人员。叮咣、叮咣、叮咣……车行震动,声声入耳,有如一路歌谣。虽然有公司领导和安全部门的人陪同,但一直心有余悸。这就是我第一印象中的矿山与矿井。

所有的矿工必须在此接受安全教育,以确保每一个人的人身安全。现在该矿已经采竭废弃。2006年11月29日,狮凤山矿竖井底部。
所有的矿工必须在此接受安全教育,以确保每一个人的人身安全。现在该矿已经采竭废弃。2006年11月29日,狮凤山矿竖井底部。

三名工人在进行矿井顶部架箱固定钢筋。现在该矿已经采竭废弃。2006年11月29日,狮凤山矿井下。
三名工人在进行矿井顶部架箱固定钢筋。现在该矿已经采竭废弃。2006年11月29日,狮凤山矿井下。

对于第一次到矿山的人而言,在井下,随时都要保持一种紧张与警惕,因为周围到处都是危及安全的不适。头顶可能有飞石,中间有动力电线,凹凸不平的地面有铁轨、有流水,再加上高于地面的气温,不一会儿就汗流浃背,体力透支。与地面比较而言,采矿工作面设备集中,声响大、灰尘多、空间窄、光线暗,一切动作都会受到限制。这次矿山采访之旅让我终生难忘,也从此与矿山结缘。后来的近20年,一直与矿山若即若离,断断续续去了好几个矿山。

两位年轻工人在操作凿岩台车向顶部打眼作业。2006年12月19日,大红山矿井下掘进工作面。
两位年轻工人在操作凿岩台车向顶部打眼作业。2006年12月19日,大红山矿井下掘进工作面。

对于心中牵挂的矿山,一直关注矿上的动态,但不常去。最近一次是立秋节令的后两天,又一次实现了重访大红山的愿望。从690入,到750出,前后在地层深处跑了大约40公里,坐在公司派出的专车上,走在宽敞明亮的无轨斜坡道上,从A工区到B单位,又从甲工作面到乙碎矿场,整个矿井面貌大变,以前的人工和半机械化作业,绝大部分都被各种现代化设备取代,就连身上的劳保工装都颇具科技含量:有远程GPS信号发射器、身份识别读卡器、口罩、耳塞、便携式氧气等,以前的煤石灯已被小巧明亮的电筒替代;不论是在工段访问还是施工现场拍照,整个过程轻松惬意。

今日矿山已非昔比,新生力量不断充实,各种人才比比皆是。这是矿山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而举办的“我和我的祖国”快闪音乐会的领唱和伴唱。2019年7月17日,大红山矿区职工文化广场。
今日矿山已非昔比,新生力量不断充实,各种人才比比皆是。这是矿山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而举办的“我和我的祖国”快闪音乐会的领唱和伴唱。2019年7月17日,大红山矿区职工文化广场。

回到地面,到机关的办公室走走,熟悉的面孔已经很少,这是一个大浪淘沙的时代。新的时代,矿山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是的,易门矿务局―玉溪矿业公司―大红山铜矿,一个演绎着神秘地层下面生活旋律的特殊群体,在大产业的背后,这个群体浓缩了太多的含义。铜矿在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中曾经是一个前进的标志,为人类社会的现代化作出了重要贡献;矿工曾经为新中国挖掘了财富和提高了发展的速度,也面临着资源枯竭、产业转型等种种问题,却又与时代一起经历了进步与变化;如今,实现“凤凰涅槃”的国有矿山,无疑是艰难、成功而可贵的。

职工业余文化生活丰富多彩。这是矿上的女工参加公司组织的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而举办的“我和我的祖国”快闪音乐会活动。2019年7月17日,大红山矿区职工文化广场。
职工业余文化生活丰富多彩。这是矿上的女工参加公司组织的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而举办的“我和我的祖国”快闪音乐会活动。2019年7月17日,大红山矿区职工文化广场。

矿山的历史其实也不复杂:1953年2月15日易门铜矿正式成立;1958年进行大规模基建,10月15日更名为易门矿务局;1960年初建成投产;1996年云南铜业有限公司成立,易门矿务局作为公司“四矿一厂”的主力矿山,成为云铜集团重要原料基地;2005年3月,易门矿务局顺应国企改革潮流,通过“债转股,政策性关破,经营中心进城”等改革改制,成立玉溪矿业公司;2018年4月,按照国企改革“压缩管理层级,减少法人户数”的要求,原大红山铜矿承接玉溪矿业公司资质,一路走来,66年。

探矿作业区的工人在42摄氏度的高温下工作,地点位于绿汁江地表下340米地层深处。现在该矿已经采竭废弃。2006年11月29日,狮凤山矿探矿工区。
探矿作业区的工人在42摄氏度的高温下工作,地点位于绿汁江地表下340米地层深处。现在该矿已经采竭废弃。2006年11月29日,狮凤山矿探矿工区。

当时间的列车驶入2019年,玉溪矿业公司的干部职工正以坚韧的意志和不屈不挠的精神,争做新时代的追梦人和改革创新的奋进者。调整管理层级“瘦身健体”后的玉溪矿业公司,迎来了新的历史机遇,活力显现。矿党委书记侯方俊说:“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玉矿推进高质量发展、换挡提速的关键之年,矿山 ‘同频共振’的凝聚力正在不断激活。”

在矿山井下,38岁的李荣保正在操作一台大型天井钻机,这种钻机可打3米、2.5米、2米直径的天井,以前十几个人的工作现在他一人就可以完成。现代机械设备的应用,不但降低了工人的劳动强度,还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2019年7月16日,大红山矿西部矿段180水平B156L3溜井。
在矿山井下,38岁的李荣保正在操作一台大型天井钻机,这种钻机可打3米、2.5米、2米直径的天井,以前十几个人的工作现在他一人就可以完成。现代机械设备的应用,不但降低了工人的劳动强度,还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2019年7月16日,大红山矿西部矿段180水平B156L3溜井。

在定格的时光里,在坚实的足迹中,穿过一甲子的时光隧道,在曾经单调的生态背景中,弟兄们掘出了灿烂的色彩,属于自己,也属于这个时代。他们用进取不屈的音符,改变了地上地下原始的风味,滋养自己,也滋养这个时代。大红山的矿工就是中国力量,这群普普通通的劳动者,这群乐观、纯朴而坚韧的生命,对生活有着无限热爱,却没有太高的要求。

宽敞的无轨斜坡道可以在规定的地段会车,是中国西南地区最好的井下巷道。在矿山,矿井的名称通常是按照巷道口所在地的海拔高度来命名的,如690和750,意思是这个巷道口的海拔高度就是690米和750米。2010年8月7日,大红山矿井下。
宽敞的无轨斜坡道可以在规定的地段会车,是中国西南地区最好的井下巷道。在矿山,矿井的名称通常是按照巷道口所在地的海拔高度来命名的,如690和750,意思是这个巷道口的海拔高度就是690米和750米。2010年8月7日,大红山矿井下。

蜿蜒的井下巷道通向远古的铜矿腹地,一路上矿灯在头上闪耀,希望在心中升腾。人是环境的产物,矿山已经成为矿工们的“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回望改变几代人的家国记忆,解读激荡66年的矿山逻辑,昨天做对了什么,明天又要向何处去?了解台前,更要知晓幕后,让我们读懂父辈家国,把握主干逻辑,串联历史碎片,获得发展前行的钥匙和动力。

我们都是追梦人。(罗涵 文/图)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