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幻灯片 >> 美图
矿山的兄弟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9-06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矿山一家人。很多矿工家庭都是为了矿山献青春,献了青春献子孙。“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王兆刚(左二)的家庭就是这样。在矿上干了27年,他不但是采矿标兵,更是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他的妻子季兰秀(左三)是矿上运转工区主提升机的操作工,女儿王袖羽(右一)是通风工区的核算员,19岁的儿子王俊杰(左一)在昆明读书。大红山铜矿,2019年8月17日。
矿山一家人。很多矿工家庭都是为了矿山献青春,献了青春献子孙。“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王兆刚(左二)的家庭就是这样。在矿上干了27年,他不但是采矿标兵,更是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他的妻子季兰秀(左三)是矿上运转工区主提升机的操作工,女儿王袖羽(右一)是通风工区的核算员,19岁的儿子王俊杰(左一)在昆明读书。大红山铜矿,2019年8月17日。

在时间单元里,山是精神的驿站,时间不会到达它的边际,欲望不会蠡测它的深度。在山里喊一嗓子,山会接住人的声音、收藏人的声音,不让它丢失。山能收藏人的灵魂,声音截取了花草树木香气最柔软的一段,落地生根在山的某一处。而这“某一处”,恰好就是我到过的矿山。

张建文(左二)和他的同事合影留念。如今已经内退的张建文是我最早认识的矿山人之一,早在易门矿务局时期的企业自办电视台,他就是台柱子了,他把一辈子的青春和智慧献给了矿山。刘远洋(左一)是大红山铜矿党群部的宣传干事;马绍东(右一)是一工区的党支部书记;最后这位勇敢的姑娘何媛(右二)时任大红山铜矿一工区的团支部书记,陪同我们来到井下采访,这是我在井下认识的唯一女性。大红山铜矿井下385中段运输巷,2010年8月7日。
张建文(左二)和他的同事合影留念。如今已经内退的张建文是我最早认识的矿山人之一,早在易门矿务局时期的企业自办电视台,他就是台柱子了,他把一辈子的青春和智慧献给了矿山。刘远洋(左一)是大红山铜矿党群部的宣传干事;马绍东(右一)是一工区的党支部书记;最后这位勇敢的姑娘何媛(右二)时任大红山铜矿一工区的团支部书记,陪同我们来到井下采访,这是我在井下认识的唯一女性。大红山铜矿井下385中段运输巷,2010年8月7日。

人对山有危机,山对人有恩赐。那些地层深处的宝藏,就是大山对矿工、对社会的恩赐。在采访中,我经常是以井下、地面、高空三位一体展开,拓展思维空间,试图呈上智者的不卑之态,显现勇者的不亢之势;尽管现代工业的伐戮、油渍的玷污,山的原始性受到了侵染与动摇,但矿山仍以尊严之态呈现自身的高贵和峻峭,尽现生命的美丽。


井下采矿工作面的两位年轻掘进工。张汝春(左)和李贵明(右)都是来自南华县的白族人,分别于2004年和2000年进入矿山。狮子山铜矿井下采矿掘进工作面,2006年12月2日。


矿车司机付开有是一位来自易门县的哈尼族,在矿上干了几十年,一直默默无闻讲奉献,现在调到思茅山水铜业有限公司动力尾水车间在尾矿工岗位。狮凤山铜矿,2010年7月10日。


撬毛台车操作司机王恩学在聚精会神地工作。大红山铜矿井下玉溪矿业西部矿段320水平B108采场,2019年8月17日。

2003年至今,我前前后后到过好几个矿山:从绿汁江大峡谷的起步郎、香树坡、狮子山、狮凤山到小木奔,再从红河支流的戛洒江到大红山,又从滇东北地区金沙矿业的滥泥坪,到滇南思茅的大平掌矿山,每当见到从井下鱼贯而出的矿工,我都无比亲切地感到,他们就是我的父辈或者兄弟。这与“阶级”成分的分析无关,这是深埋在血液里的某种神秘的呼应。这些矿工像蚂蚁一样卑微,又像大象一样坚韧;他们的肌肉像钢铁一样紧实,他们的心灵像花朵一样柔软;他们的皮肤无比黝黑,他们的眼睛却闪闪发亮;他们在没有阳光的大地深处劳作,却最真挚地体味了阳光的价值;他们散落在大地的深处,远离都市斑斓的灯火。

缪沅振(右)与同事在现场沟通工作。在选矿厂,36岁的缪沅振参加工作15年,创造了浮选岗位“三辨”“四调”“稳当先”的操作方法,从一名浮选工成长为管理60余人的选厂磨选工段长,先后被评为“全国优秀农民工”“云南省浮选工技术状元”和“云南省劳动模范”。大红山铜矿二选厂,2019年8月18日。
缪沅振(右)与同事在现场沟通工作。在选矿厂,36岁的缪沅振参加工作15年,创造了浮选岗位“三辨”“四调”“稳当先”的操作方法,从一名浮选工成长为管理60余人的选厂磨选工段长,先后被评为“全国优秀农民工”“云南省浮选工技术状元”和“云南省劳动模范”。大红山铜矿二选厂,2019年8月18日。

我不时会想起画家罗中立的那幅著名的油画《父亲》,画中的父亲是一位老农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矿工就是农民。在与土地的关系上,农民和矿工同样是“修地球的人”,他们与土地之间保持着一种亲密而深沉的联系。他们所有的汗水和老茧,他们一切的幸福和苦难,都是土地所赐予。


38岁的李保荣是飞亚公司施工项目部105队T150台车操作工。大红山铜矿井下,2019年7月16日。

井下安全督查。谢兴富来自新平县者竜乡,在安全管理业务主管岗位多年,他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决心和毅力,每天来往于井下生产一线,严查现场安全隐患,督促落实现场隐患治理,为井下作业解决了很多安全问题。大红山铜矿井下负60米海拔处的碎矿厂指挥室,2019年7月16日。
井下安全督查。谢兴富来自新平县者竜乡,在安全管理业务主管岗位多年,他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决心和毅力,每天来往于井下生产一线,严查现场安全隐患,督促落实现场隐患治理,为井下作业解决了很多安全问题。大红山铜矿井下负60米海拔处的碎矿厂指挥室,2019年7月16日。


90后矿工卜文学从750坑口下班出井。他是新平本地的彝族人,2008年来到矿山,是运矿工区385运矿组运矿二队二班的小组长。大红山铜矿750坑口,2019年8月18日。

看到他们,我还时常会想起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在那个平凡的世界里,活着一群平凡的矿工兄弟,他们的命运,劳动与爱情、追求与挫折、痛苦与欢乐、日常生活与社会冲突纷繁地交织在一起。这是路遥用生命铸就的泣血之作,写完这部小说,也就耗尽了生命——他一个人的亮光,照不透那漆黑的矿井;他无能为力,只好将自己如同蜡烛一样燃尽。


杨飞燕当年是玉溪矿业公司党委宣传部网络宣传科科长,来自山西省。我们一起到矿山采访的经历让我难忘。他睿智而谦恭,颇有君子风度,现任玉溪矿业公司纪委书记。狮子山铜矿尾矿库,2006年12月1日。

在矿山,生命像泥土一样卑微。鲁迅说过:“生存是第一位的,这是穷人所能体认到的真理。”正如哲人的叹息一样:“当一种生命求生存之道的时候,一切堂皇的说辞都显得非常可笑……”为了生存,对于苦难,各人有不同的理解。但是,我认为,如果不理解这些生活在地层深处这群人的苦难与悲欢,就很难说你已经抵达了苦难的内核,更不要谈人生的真义。加缪也说:“我是在大街上而不是在书本上体验贫困的。”那么,作为一个新闻记者,我是在矿山而不是在书本上体验苦难的——这就是我与那些惯于“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所谓“文化人”之间的根本区别。

52岁的杨国祥是玉溪人,1985年参加工作,从小绿汁到大红山,他经历了矿山的大部分工种,现在后勤服务中心从事经警保安消防工作。他头顶上方的电子屏幕是矿山实时动态数据。大红山铜矿750坑口值班室,2019年8月18日。
52岁的杨国祥是玉溪人,1985年参加工作,从小绿汁到大红山,他经历了矿山的大部分工种,现在后勤服务中心从事经警保安消防工作。他头顶上方的电子屏幕是矿山实时动态数据。大红山铜矿750坑口值班室,2019年8月18日。

优秀共产党员朱常春手持小红旗参加公司的集体活动。2000年参加工作的朱常春,现在是玉溪矿业公司运矿工区的安全值班长。大红山矿区职工文化广场,2019年7月17日。
优秀共产党员朱常春手持小红旗参加公司的集体活动。2000年参加工作的朱常春,现在是玉溪矿业公司运矿工区的安全值班长。大红山矿区职工文化广场,2019年7月17日。

矿山属于高危行业,矿工们在艰苦、恶劣、危险的矿井里创造着平凡而伟大的事业,默默地奉献,就是为了更好地有尊严地生活。眼下,矿山经历了关停破产、结构调整等重大改革的洗礼,部分兄弟“惊魂未定”,而大部分人已经适应了变革与变化。

我从井下出来,时间在这里好像是凝滞的,那些模糊的身影,使得矿山有了人世间的味道。我坚信,用一种虔诚的态度和敬仰的姿态,守护和分享我们同一片蓝天下的美好事物,这才是幸福的。也因此,我用相机记录他们的坚韧生命和创造之美,将他们以纪念碑的方式来呈现、来敬仰。

是的,就像一座山的本态应该是沉默、低调和隐忍一样,我们对矿工的敬意也应该是发自肺腑的,因为我们都是血肉相连的兄弟。(罗涵 文/图)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