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聆森:冰心独抱 傲骨凛然
发布时间:2020-05-20

清初昆剧“苏州派”主要代表人物李玉创作的传奇《清忠谱》,塑造了一位古代士大夫的典型形象周顺昌。作者以“清”“忠”概括了人物的道德品格。“清”是指周顺昌廉洁无私,虽然官至吏部员外郎,却是两袖清风,家无余财;“忠”则代表了周顺昌忧国忧民的思想高度,因而深受苏州人民的拥戴。

在《清忠谱》中,李玉频频用生动的生活细节对周顺昌清正廉洁的品格予以镂刻。时值漫天大雪,作为朝廷吏部大员的周顺昌,家中却没有生火炉御寒,他自嘲道“这几根穷骨头是冻惯的!”;当他的妻子发出“衣无重絮,食止菜羹”之叹时,他却以“菜根咬尽,依然寒士家风;茅屋萧条,抹杀豪门故态”为自豪,且以“冰心独抱,挺然傲雪孤松”作自喻;当他翻山越岭去探望被罢官的同乡文文起,遇到了轿夫,他们愿意抬他走,周顺昌却连轿钱也付不起。

更令人动容的是《清忠谱》中《傲雪》一折的情节。其中写道,周顺昌的门生吴县知县陈文瑞登门拜访,他只沽了一壶白酒、一方生腐来招待。陈知县几杯白酒落肚后,对罢官在家的周公说,如有事需要他帮助,一定尽力而为。周顺昌听了,正色厉言道:老父母差矣!我周顺昌自为诸生以至铨部,何曾轻受人一钱,轻与人一事?这就是周顺昌的性格。他无论做官大小,从不为自己谋私利也从不为别人开后门办事。这些情节并非作者杜撰,诸多笔记杂文对周顺昌“清风如剪”的生活多有记载。如《落落斋文集》称他“素心不染,宽政近民”,《周忠介公烬余集》说得更具体“顺昌贫彻骨,以吏部郎归敝庐,数椽而已。”

这样的清官,怎能不受老百姓的爱戴!明天启六年(1626)苏州的罢市斗争,正因周顺昌而起。

明天启年间,朝政已为魏忠贤把持,阉党设立了东、西两厂,巧立名目,层层勒索,搜刮民脂民膏。无论是谁,只要触犯了魏忠贤,“辄被擒戮,甚至剥皮刲舌,所杀不可胜数”。当时东林党与魏忠贤展开了激烈斗争,身在东林党的吏部员外郎周顺昌,与他们一言不合便被削职罢官。周公虽然赋闲在乡,却仍不忘力斥权阉。《清忠谱》另一出《骂像》,为周顺昌的高风亮节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其时苏州巡抚毛一鹭“费尽百万钱粮”在苏州山塘街为魏忠贤建造生祠,生祠落成之日,周顺昌来到祠中,见奢华排场,当场大骂。一曲【朝天子】字字句句掷地有声,那疾恶如仇的清忠形象熠熠生辉、光射斗牛:

任奸祠郁岧,任奸容舛骜,枉费了万民脂、千官钞,羞题着一柱擎天,封疆力保。少不得倒冰山、阳光照,逆像烟销,奸祠火燎,旧郊原兀自的生荒草。怪豺狼满朝,恨鸱鴞满巢,只贻着臭名儿千秋笑。

魏忠贤闻报大怒,立即罗织罪名抓捕周顺昌。周顺昌于狱中受尽摧残,但他毫不畏惧。苏州民众听闻消息,为声援周公群起反抗。魏忠贤派兵镇压,并当即下令把周顺昌处死。

后来,崇祯帝登基,他下令处死魏忠贤,昭雪了周顺昌等冤狱。苏州人民闻讯,捣毁魏忠贤的生祠,并把在斗争中被斩首的颜佩韦、沈扬、马杰、周文元、杨念如五位义士的尸骨厚葬。著名的《五人墓碑记》就是明代文学家张溥为五位义士撰写的碑文。如今,苏州山塘街“五人墓”已成为国家保护的名胜古迹。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基因,植根在中国人内心,潜移默化影响着中国人的思想方式和行为方式。剧作家李玉塑造的“冰心独抱、傲骨凛然”的清官形象,至今深入人心。《清忠谱》也当之无愧地成为了李玉乃至昆曲剧种的代表作。感受古代清官的廉洁风范,从中汲取精神营养,对我们加强党风廉政建设、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具有重要意义。

(顾聆森,研究员,《中国昆剧大辞典》副主编,中国昆曲博物馆原副馆长。本文刊载于2020年第10期《中国纪检监察》)

编辑:刘燕   审核:杨雪

关闭
专题公用底部
  • 玉溪网版权所有
  • 滇ICP备08100907号-1
  • 云新网前审字2013-06号
  • 滇公网安备 53040202000217号

  • 中共玉溪市委
  • 玉溪市人民政府
  • 主办
  • 玉溪日报社
  • 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