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文娱 >> 明星八卦
郑晓龙 三十年经典剧作的幕后推手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8-09   进入社区    来源:新华网   点击:0 ]

郑晓龙
郑晓龙

3

4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国电视剧60年。在这个特殊的年份里,如果在电视圈选择一位代言人来聊聊那些曾在荧屏上留下烙印、对百姓生活产生影响的国民大剧的幕后故事,那么郑晓龙再合适不过。从资历、从作品,郑晓龙都是当之无愧的内地电视剧导演的头把交椅。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到本世纪初,几乎每一部在业界造成轰动的大剧都有郑晓龙的主导或是参与,《四世同堂》(1985年)、《渴望》(1990年)、《编辑部的故事》(1991年)、《北京人在纽约》(1993年)、《无悔追踪》(1995年)、《一年又一年》《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1998年)、《结婚十年》(2003年)、《幸福像花儿一样》(2005年)、《金婚》(2007年)以及古装剧《甄嬛传》(2012年)、《芈月传》(2015年)等,都是国产剧历史上不得不提的经典之作。

处女作从质疑和争议到被认可

近日,北京晨报记者就“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电视剧60年”对郑晓龙进行了专访。1982年分配到刚刚成立的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后,郑晓龙就写了《空中小姐》和《迈克父子》两个剧本并主导了拍摄工作。由于当时的艺术作品几乎都是以英雄人物、先进人物为主人公,因此这两部描写普通人情感生活的作品算是“另类”,引发了不少的质疑和争议,但播出后反响很好,这无疑增强了郑晓龙接下来进行各种尝试的信心。1990年《渴望》播出时更是火到降低了全国的犯罪率,公安部为此表彰了整个剧组;播出期间武汉某个区停电后,因为老百姓无法收看《渴望》,市委的热线一度被打爆……此情此景不复再现。1991年的《编辑部的故事》开创了电视系列剧的先河,属于能反复观看咂摸的经典。不过,这部剧的播出并不顺利,差点因为“不尊重知识分子、对生活不严肃”等理由被搁置,险象环生终于播出后,老年观众对王朔式的语言幽默不接受,“哪里有个编辑部的样子,整天就知道瞎贫”,但年轻人非常喜欢剧中的调侃、幽默、戏谑,最终把这个片子的热度带了起来。再去回看《编辑部的故事》,幽默讽刺的语言风格拓展了国产剧的审美范畴。《北京人在纽约》1994年在央视播出,当年的轰动不仅是视觉上的,还有心灵上的;不仅是行业内的,还有社会层面的。据悉,郑晓龙将投拍新剧《北京人与纽约客》,两部剧没有直接的联系,角色不同、演员不同,故事也没有延续,但也不是全无关系,因为两部剧都反映的是中西文化的差别,25年前是《北京人在纽约》,25年后是《北京人与纽约客》。

从2005年到2015年的10年间,《幸福像花儿一样》《金婚》《甄嬛传》《芈月传》……每一部都是荧屏佳作,郑晓龙通过数部经典作品进一步固化了自己多年来在电视剧圈头把交椅的地位。从业36年来,郑晓龙目睹了行业环境、创作心态、数量质量、题材风向等各种流变,但他拍戏一贯坚持的是从不随波逐流,始终有着自己明确的想法和方向。谈到入行以来始终保持高水平创作水准的秘诀,郑导笑言:“不浮躁、有耐心、不着急,始终保持一颗年轻的好奇心。”

2

1991年,《编辑部的故事》遭遇阻力终播出

如果说讲述普通人生活情感的、中国长篇电视连续剧的开篇之作《渴望》在1990年12月播出时比较顺利的话,那么同样被奉为经典的《编辑部的故事》就在筹备期间和播出时遭遇过相当大的阻力。“当时这部剧主要是被认为不尊重知识分子、对生活不严肃,还设置了‘马列主义老太太’牛大姐、老实巴交但有点抠门小气的刘书有、本质不坏但唯利是图的余德利等等,他们每个人都有点小毛病,这些人怎么能成为艺术作品的主要人物呢?”郑晓龙说。

郑晓龙请思想比较开放的、当时的北京广电总局局长张永经做艺术顾问,有人劝张永经“不要拍,别晚节不保”,但张永经力排众议,《编辑部的故事》才得以立项开拍。“张永经主要觉得这部作品首先是无害,其次是讲了当时各种各样的社会现象,在笑声当中讽刺社会当中的一些问题,比如‘金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郑晓龙回忆说。

能拍是第一关,能不能播又是接下来的一道坎。1992年春节,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的李瑞环到北视中心视察,他透露说,身边年轻的工作人员跟他说很好,很有意思。于是,《编辑部的故事》得以顺利地在全国播出,不仅拿下大大小小的奖项,还成为了国产剧历史上的又一部经典。据说,姜文后来和郑晓龙合作《北京人在纽约》,就是因为看了《编辑部的故事》,他没想到电视剧能拍得这么有意思。

《编辑部的故事》开了不少先河,不仅是国内第一部系列剧,还是国产剧植入广告的鼻祖。在第五集的开头,余德利神神秘秘地抱进来一个东西,并给牛大姐介绍这是矿泉壶,专门做矿泉水的。厂家要在刊物上做广告,先给一个样品试用,广告植入的理由非常自然、合情合理,毫无遮掩地陈述了产品特性,最后还补充了一句“这儿少喝,喝多了打嗝”。郑晓龙说:“那会儿对‘金主’和剧情都要负责,我们不光编台词,还编情节,还要看起来合情合理,又让对方满意。”当时,百龙的矿泉壶产品推出不久,几乎谈不上什么知名度。郑晓龙回忆说:“《编辑部的故事》拍摄时,那个老板来的时候带了好几个人,六七个人从一辆黄色小面包车里下来,等他回来感谢我们的时候是坐着大奔来的。”后来有评价说,国产剧的这个首次植入可以作为行业范例,不像现在大多数植入广告太不走心,只满足“金主”了,完全不顾及观众。

1993年,《北京人在纽约》克服困难引轰动

现在剧组出国取景拍戏已经十分常见,少则十天半个月,多则占到拍摄的近一半时间,但全程在国外取景的剧组仍不多见。一是人员成本、制作成本问题,二是相关剧情其实和国外的自然环境尤其是文化氛围关系不大,“国外取景”更多的是一个宣传卖点而已。

但是,25年前在美国拍摄的《北京人在纽约》不仅是一部实打实的全程海外取景,而且反映了上世纪90年代初的“出国热潮”以及中西文化的矛盾。“因为要拍《北京人在纽约》,所以我认为必须去美国拍。不在纽约拍,在国内弄个假的,我觉得这个不可能,而且从去美国体验生活、采访,回来搞剧本,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了美国生活的方方面面,不光是外景上的不一样,内景也很不一样,你在中国去哪里找Supermarket,(上世纪)90年代初那会儿还没超市,街上还都是打酱油的小铺,是拿大木勺舀的那种……”郑晓龙说。

“第一是没有钱,第二是对国外的了解特别少,但就是胆子特别大。我们那个剧组40多个人,21集的戏在美国拍了差不多100天。”郑晓龙回忆说,在拍《北京人在纽约》之前,他在1985年的时候去过一次香港,完全没有出去的经验。“当时出国是一个社会风潮,多少人都想出国,因为那会儿不像现在,那会儿国外的物质条件和国内差距太大了,车辆、街道、人的富裕程度和现在完全不一样。”郑晓龙第一次去体验生活,去了纽约、洛杉矶、旧金山……10多天的时间里对美国概况有了大致的了解;第二次就是去纽约开公司了,一家录像带租售公司,他在那儿当总经理待了3个月,回国后就开始弄《北京人在纽约》的剧本。

现在回看这部剧,无疑是对当时社会潮流的折射和反思。“当时大家特别想出国,我们就反映了当时大家想出国的心态,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那会儿大家觉得国外特别好,但是曹桂林的小说写出来之后我一看,并不像大家想象的国外满地是黄金,他比较真实地反映了中国人在美国的生活。中国人一般有这么几种文化心理,比如穷家富路、报喜不报忧,还有衣锦还乡等等,剧中对于这些文化心理以及中国人文化当中的其他劣根性都有反映。”郑晓龙说。

2018年,《北京人与纽约客》再度聚焦中西文化

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郑晓龙的新作《北京人与纽约客》正在筹备中。需要说明的是,这不是《北京人在纽约》的续集,而是一个全新的故事。“这回是两地,前半部分是中国人去美国,在美国的奋斗;后半部分是美国人又到中国来……相比25年前的《北京人在纽约》,新剧有很多变化:我们现在看美国就不像那个时候我们看美国,是仰视,在仰视的同时我们带有很强的爱国主义情怀。但是现在就变得比那会儿平和很多,是平视,大家会比较平等地来看这件事。就是变得没那么激愤,变得幽默了,变得敢于开玩笑了。同样是对中西文化的认知,但故事的讲述明显会和那时候不一样,还是那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真实地反映了改革开放40周年的变化。”(冯遐)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