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女性 >> 情感
关系中冲突并不可怕,它其实是一个契机,让对方看到自己真实的感受和对对方的期望。相反,压抑的有多深,爆发后的破坏力就会有多大——
压抑后的爆发带来最深的伤害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1-03-09   进入社区    来源:中国妇女报 ]

■ 杨小多

我以前很害怕冲突,这份害怕,给我带来了很多负面的体验。害怕冲突,便会尽量避免冲突。甚至当面对他人扑面而来的愤怒和恶意时,我也不敢与其正面较量。

害怕冲突并不能避免冲突

为什么害怕冲突?因为不想面对他人的不满。冲突的过程,是对方表达对我失望的过程,还会伴随对方的指责、批评,会让人感觉到自己是被对方嫌弃的。对方的情绪越激动,那种被嫌弃的感觉越强烈。而被嫌弃之后,更会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不值得被爱,甚至还会担心对方会因此疏离。

正因此,总是想要做很多事情来讨好他人,也完全没有能力拒绝他人。习惯了隐藏自己的需求,通过妥协、忍让换得和他人之间的所谓和谐。

“再恩爱的夫妻,一生中都会有无数次想分手的冲动。”这是很多婚姻的真实写照。无论对方多么优秀,彼此多么相爱,在一起生活久了,不会只有甜蜜而没有痛苦,难免会因为意见不一致而发生冲突。

其实,我们内在都无意识地携带着来自于早期的伤痕和不成熟的人格模式进入亲密关系,这些旧的模式还不断被我们自身加强。旧模式在加强中渐渐形成了越来越沉重的负面体验,让我们负重前行。旧的模式越重,也就越难以轻松去爱。

这一点,在亲密关系中尤为明显。以我自己为例,只要我先生有点不高兴或者沉默,我就会想是不是我哪点没做好。所以他提出的要求,我都尽力满足。我甚至觉得,提出自己的需求就会遭到对方的不满。压抑自我需求成为了我生活的常态,伴随而来的是长期压抑后不断增加的委屈和对他的埋怨。

付出了这么多,对方还是不满意,还是经常责备我,于是开始怀疑自己的付出是否值得,也会觉得:他如果爱我,就应该看到我的委屈。带着这样的情绪,我也越来越不想为他付出。而这时,关系中的负向循环便开始了。

当有一个人开始减少付出时,关系中的另一方是感受得到的,这导致另一方也开始减少付出,渐渐地双方在关系中的付出越来越少,都会体会到委屈,也都会开始埋怨对方。而这样的委屈埋怨积攒到一定程度,会不可避免地爆发。

压抑后的爆发式冲突最伤关系

压抑有多深,爆发的破坏力就会有多大。这种压抑过后的爆发式冲突,才是关系中最深的伤害。

一方可能因为对方随手乱放一个水杯而起了冲突,吵着吵着,争吵的焦点已经不再是眼前让彼此爆发的这件事了。心中翻涌出过往老是帮他收拾的委屈和怨恨,上个月甚至上一年某一天他让你不爽的那些事,也会在争吵中一并喷涌而出。

这时的冲突已变成了发泄过往压抑的情绪出口,所以我们经常会在冲突中听到这样的话:你每次都到处乱放东西,我下班回来还要收拾,你知道我有多累吗?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害怕和避免冲突,并不能让冲突消失,而是积年累月让冲突升级,常常因为翻旧账而搞得两败俱伤。这样的冲突多来几次,当初再多的恩爱也会消失殆尽,两个人渐行渐远,婚姻渐渐地走向死寂。

学会真实表达让关系升级

学会及时处理并释放掉每个事件里的负面情绪,对于每一段关系都十分重要。这就是自我成长中的觉察和转化。这样做能将每一次冲突只限定在解决当前问题的范围内,剂量十分微小。这时冲突就是向对方表达自己的立场和底线,让对方看到自己真实的感受和对对方的期望。

冲突完结后,你会发现双方的关系比以前更近了。我们不但表达了自己的需求,还更了解对方。

记得我和先生的第一次冲突。

那天我在备考,对考试结果的期待造成了心态失衡,我开始寻求他的支持和安慰。他说了一些类似“没事,考不好下次再考”的话安慰我,我又继续去复习,但没过多久又出来求安慰。这时他有点不耐烦了:“你把我的情绪也带偏了,本来是高高兴兴的一天,什么破考试你非要去考啊!”

求而不得,我开始委屈落泪,他看见我流泪就更烦躁了,语气开始变强,我哭得更厉害,他越烦。这时负向循环开始了。

第一个动作:主动停止

虽然还有情绪,但我意识到如此僵持下去,再怎么索取他也是给不出来。所以,我停止了索取和哭诉的状态,离开了二人的空间。我走进书房,安坐下来,跟自己的情绪相处,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

第二个动作:自我觉察

情绪好一些后,我觉察刚才爆发的情绪不是因为先生的不耐烦而觉得委屈,而是自己面对考试的无力和没信心。我把无力感投射到先生身上,希望他来给我充足的支持和鼓励。

当我停止索取后,明显感觉到他松了口气,他没离开,而是跟着我到了书房门口。我能感觉到他还是很烦躁想离开,但看着我难受又想支持我。

在我放下强撑和紧绷时,他的状态也缓和下来。我明白,我们的冲突不是因为他不想给,而是因为他真的已经给不出来了而我却还想要。当我意识到这一点后,反而更感谢他之前那么烦躁还愿意给到我支持。

第三个动作:真实而清晰地表达

在情绪平复后,向他表明当时他的守候对我的加持有多么大。我还讲述了我之所以那种状态,是因为我自己对考试结果太过在意,想甩锅。先生叹了口气,摸了摸我的头,温和地说:你的情绪过去了就好,这次考不好,咱们下次再努力。你把自己搞这么紧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看,这次冲突中,我们都把更底层、更真实的自己暴露出来。在直面冲突中,彼此更接纳,关系因此变得更亲密、更坦诚。

冲突并不可怕,只要有一方及时停止,冲突中的伤害便会因此停止,也就不会有后续持续升温的争吵,以及争吵过后的冷战。真正伤害关系的,是争吵过后的持续冷战和长期压抑。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