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滇中人物
把生活过成小说的样子
——记著名作家马原在玉溪的一次讲座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5-13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2 ]

1

5月6日至10日,由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云南省作家协会、玉溪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共同举办的云南省作协会员专题培训班在玉溪市委党校举办。期间,省文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李勇,评论家胡彦,评论家宋家宏,诗人霍俊明等人,为我市的60位省作协会员、红河州籍的40位省作协会员带来了精彩的专题讲座。著名作家马原以《小说和你自己的生活》为题,分享了自己多年的文学创作经验。

重新写小说是为了还债

小说家是不是应该让小说创作与生活之间有一条明显的界限?这是很多小说家的迷茫所在,马原现场并未对此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写小说这件事对我来说似乎是一种宿命,是我会一直坚持的事,我来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写小说。”这是在课上,马原对学员说的一句话。马原认为,一个小说家对事物的判断标准,是由自己所生活的时代,所接受的生活哲学决定的,事物“有用无用”才是标准,马原认为“有意义”对他来说更重要。

文学创作似乎总是与个人的经历息息相关,总会多多少少把个人的经历体现在创作中,马原也不例外。出生于辽宁锦州的马原,下乡做过知青,做过同济大学中文系的教授,在西藏做过记者、编辑,生过重病,还有长达20年的时间没有进行小说创作……丰富的人生经历,似乎就是他的小说总能吸引读者的原因。

马原表示,过去,他在小说方面的兴趣是比较偏重形而上,对社会生活、时政、历史不是特别有兴趣,所以他的写作似乎和群众结合得不够紧密,可以说是比较脱离群众。他的作品中出现的一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也是他在农村生活时确确实实经历过的、听说过的,只不过他的作品一直没有跟随主流而已。

自从生了一场大病以后,他对世界的看法发生了改变,和现实生活距离近了,和人群的距离近了,重新再写小说的时候,就有了点还债的心情,觉得原来还是欠了一笔债,欠了自己、身边的人以及读者的债。于是马原便开始尝试着写一写这些年生活里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事情。

合格的小说家要热爱生活

马原的新作、长篇小说《姑娘寨》,讲述了主人公在云南南糯山姑娘寨隐居时的奇异故事,讲述在普洱茶厂、乡村小学和原始山林中的各种见闻,其中交织着哈尼人的英雄故事与历史传说。他遇见六百年前的英雄帕亚马,遇见为猴子举行送葬大典的祭司尊盘风,遇见救了哈尼族人的金勺子。这些看来离奇的东西,都是他在南糯山生活期间的真实见闻,这么看来,马原的小说离生活近了很多。

马原认为,每一件事情的发生都是有意义的,就像生病这件事情,让他更加能够直面生死。他说:“你得的是治不好的病,你随时可能殒命,所以你得面对生死,你得去思考。这场大病已经把我变成一个思想家,让我对一成不变的世界充满了热情,没完没了地去回味,没完没了地去观察,把所有的小事都放大。所以我现在觉得,生病对于拥有小说家身份的我来说是幸运的。”

所以,他认为,人活在世上,就要热爱生活,对一个合格的小说家来说,最好的做法就是把生活过成小说的样子。如今的马原,生活在西双版纳自己建盖的“九路马书院”里,他在自己院子养了很多动物,有两只狗、一群鸡、几只鹅、几只猫、一池塘的鱼,还有三只美丽的孔雀,他有自己种的菜地,韭菜、大蒜、葱、绿叶菜都能自给自足。马原说:“我认为我现在的这种生活就像小说一样,这样的生活能给我无穷的创作来源,让我‘一发不可收拾’,就像当初的知青生活一样。”

最后,马原表示,小说家应该思考一下,自己到底想过怎样的生活?生活之于个人,之于小说创作来说,到底有着怎样的意义?

整场讲座,马原似乎没有说过一句关于小说创作的技巧或方法的话,却把自己的小说生涯进行了全面的剖析。正如参加此次培训的我市作家杨杨所说,要做一个纯粹的小说家,就要明白生活的本质,把生活经营好,这样才能回到小说创作最佳的状态,明白写小说的方向,并把这个方向坚持一辈子。(玉溪日报记者 何超)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