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民俗风情
蒙古族婚礼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3-0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2017年12月3日,是我的朋友、通海县兴蒙乡北阁村村民官学美的长子官亚帝结婚的大喜日子,我有幸参与了娶亲过程并用相机记录下来。


由新郎官亚帝(右四)、红娘、二婶、陪郎等组成的娶亲队伍在前往新娘家的路上。


按照蒙古族婚礼习俗,长辈为即将出嫁的闺女梳妆新娘头饰。


新娘的舅舅为即将出嫁的侄女穿上新娘装


新郎、新娘互戴首饰,互致祝福。


新娘家用特意准备的丰盛独席,隆重款待未来的姑爷。

上午九点,迎着初冬早晨的暖阳,娶亲队伍上路了。到了女方家,长辈们按照蒙古族传统习俗为即将出嫁的闺女精心梳妆打扮,仅梳头和装扮就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梳妆完,新郎将没有穿鞋的新娘抱到女方家祖宗牌位前,为她穿鞋、戴上首饰,并互换信物。陪伴官亚帝娶亲的长辈也为其挂上红绸和新郎彩带,此时的新郎、新娘向祖宗、新娘父母跪拜谢恩。在新郎一人独自享用过新娘家为其准备的丰盛独席后,就可以娶新娘回家了。

9烧喜神纸是新郎、新娘进入家门之前的必要仪式,特地请来主持操办婚礼的地师,为一对新人祈福。
烧喜神纸是新郎、新娘进入家门之前的必要仪式,特地请来主持操办婚礼的地师,为一对新人祈福。

在把新娘娶进家门之前,新郎家按照蒙古族的传统古规,烧了喜神纸,新郎、新娘在官家祖宗牌位前,向祖宗、新郎父母跪拜谢恩之后,由红娘、新郎和双方的陪娘、陪郎,陪同刚过门的新娘就回门了……娶亲的过程就这么简单,没有排场,没有繁冗,第一次经历蒙古族朋友娶亲过程的我,觉得缺少一些喜庆和隆重的场面与气氛,我好奇地这样想。


新郎的藏族朋友尼玛堆主(左一)、傈僳族朋友浩春红(右),在回门路上的兴蒙民族文化广场向好友官亚帝和新娘表示祝福。


下午新郎家的婚宴散席,新郎、新娘特意穿上父母为他们婚礼准备好的传统服饰蒙古袍,向亲朋好友致谢。


新郎为新娘撑着红伞,在亲友的簇拥下启程回家。

“现在延续下来的蒙古族婚俗,就是本族姑娘出嫁时,必须穿戴本民族服装,梳传统新娘头饰。现在好多姑娘喜欢留短发,就是用假发替代都要梳,嫁外族人也是如此。如果小伙子与本族姑娘结亲,有些人家的小伙子也会着蒙古服装娶亲。现在这种情况也几乎没有了,娶外族姑娘就不穿了,我们兴蒙乡由于村与村之间相隔不远,娶亲也不讲究排场。”官学美介绍,“除此之外,娶亲、回门、吃独席、拜天地、婚宴等习俗,与其他民族的形式差不多。”

蒙古族来到通海兴蒙乡已经750多年了,当年北方大草原带来的民俗,现在已经融合于彝、汉等其他民族之中,婚俗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按照传统,本家不能通婚,娶亲过程中新郎不能说话,一切由陪郎应酬,姑娘出嫁必须梳少妇发式、穿本民族服装,这些算是蒙古族的婚礼习俗特点吧。

据记载,公元1253年元世祖忽必烈率10万骑兵攻打云南,结束了统治300多年的大理国后,把通海曲陀关设为云南的一个军事战略重镇,兴蒙乡蒙古族就是驻守曲陀关蒙古军的后裔。蒙古族灭宋建立元朝后,由于不需要打仗,被曲陀关都元帅府派驻在今通海杞麓山的300余名士兵解甲归田,一面捕鱼,一面在杞麓湖的沼泽滩上围垦造田,种植水稻。因长期与当地民族交往频繁,单身的蒙古军人纷纷与当地各民族联姻,建立起新的蒙古族家庭,形成了蒙古族人居住的村落。公元1368年,驻守在杞麓山的军屯上营、中营、下营被改称为上村、中村、下村,也就是今天兴蒙乡的原型。因上述缘故,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明太祖朱元璋派30万明军夺取云南时,驻扎在杞麓山的军户才有幸避过明军的屠杀而存活下来。

通海县兴蒙乡是云南唯一的蒙古族聚居地。官姓,与兴蒙乡现有的其他奎、旃、赵、期、王、华六个姓一样,传承着蒙古族的血脉。定格在我相机镜头中娶亲过程的画面,蕴含着这一民族的历史渊源,简朴的婚礼,正是蒙古族优良传统延续的一个缩影,是其优秀文化的传承、发扬和永续。750多年来,他们始终保持着本民族的传统和精神,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成吉思汗的草原儿女,始终穿戴着不同于周边民族的蒙古族服饰,始终用蒙古语沟通交流,成为云南少数民族历史发展独具特色的一朵奇葩。(杜建明  文/图)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