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史海杂谈
刀尖上的舞者
——易门歪头山苗族的民俗与风情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0-11-18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  张静

一杯牛角酒带你领略易门歪头山苗族风情,让你感受独特的“迁徙文化”,让你体验“尖刀上的舞者”——苗族的别样的人生……

当我打开车门的一刹那,着实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三支牛角、三把芦笙以及站成两排的身着盛装的阿卯(花苗自称)。他们唱着苗族歌,跳着苗族舞,端着三杯满满的牛角酒,不容拒绝的盛情扑面而来。以至于让我在下车后的第一时间里将自己灌醉,不分南北,难辨东西。这就是我第一次走进歪头山苗寨的情景。

不断迁徙的历史

歪头山苗寨位于易门县小街乡罗尹村委会歪头山,距离县城60公里,距离乡政府所在地15公里,是小街乡唯一一个花苗聚居地,也是全县最大的花苗聚居地。

相传,苗族是九黎部落首领蚩尤的后裔,在5000年前的那场逐鹿中不敌黄帝,败走疆场,退出中原,由此开始了一场漫长的迁徙。歪头山苗族也是从外地迁徙而来的。据《阿卯古史传说》记载:“苗族最早居住在我国黄土高原西南面(也说是黄河流域),后渡黄河,逐步向南和东南迁移,最后进入我国西南山区……居住在威宁一带的阿卯由芦笙吹奏引路,逆金沙江沿岸西上,经乌蒙雪山,吃草根、住岩洞,千里逃生来到武定万德、禄劝团街等莽土司坻居住。然后又逐步从北迁到今武定插甸、高桥、九厂、近城、猫街,禄劝茂山、崇德、屏山、翠华,禄丰、富民、安宁、易门等山坡上。”据歪头山祖辈传承的说法:“易门歪头山苗族祖先最初居住在黄土高原,后被它族追杀,便渡过黄河、长江南迁,后汇拢到沅江,又逃到贵州威宁莽州。1943年,龙进才等7户共40人互相邀约迁到歪头山,租种罗尹汉族地主张本太的荒山,开荒种地,暂时定居下来。”

苗族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迁徙的历史。迁徙不仅影响了苗族人的生活,而且影响了他们的心灵,逐渐形成独特的“迁徙文化”,这种文化顽强地生长在苗族的发式、服饰、歌谣、舞蹈以及口耳相传的故事里,生长在一代代苗族人的情感里。

苗族服饰的“密码”

歪头山苗族妇女发型独特,有“独角髻”“双角髻”“高髻”“双髻”“盘龙髻”之分,以纪念古代南迁的史事及区别婚否和年龄。其中,又以“独角髻”最具深意。在迁徙中,苗族先民为防止苞谷种被黄河水冲走,花苗女子以圆锥形小篾罩罩于头顶前部,将长发缠绕在篾罩上,形成如犀牛独角的椎髻,再将苞谷种藏于头顶,顺利带过黄河。为纪念和提醒后世子孙不忘那段艰辛的历史,花苗妇女把这种独特的发型保留了下来。“独角髻”让赖以生存的种子得以保存和传播,让苗族人民能在新的环境中创造新的生命奇迹。2009年,易门县文工团据此习俗创作演出的苗族舞蹈《帽儿尖尖帽儿圆》以其鲜明的民族风格和赏心悦目的艺术特色,在云南省第三届民族民间歌舞乐展演中荣获“彩云奖”金奖,在中央文明办与文化和旅游部举办的“文艺进社区”展演活动中荣获金奖,还在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中国民间文艺奖和云南省优秀文学艺术奖等多项展演、评比活动中获奖。

在迁徙中,苗族原有的文字已失传,聪明的苗族人民将重要的信息记录在衣服上,保存于图案中。歪头山苗族就是通过服饰来记录历史的,他们服饰中的每一个图案都蕴含深意,是解开苗族历史的“密码”,被称为“穿在身上的史诗”。花苗男子穿着的传统长衫表示不忘祖先披树叶、围兽皮的艰苦生活。男女均穿的花坎肩,其中的绣花图案记录着苗族的古代文字和迁徙故事:三个回形长方形套框,代表着苗族祖先渡黄河、长江、沅江的迁徙路线,中心的城楼代表着苗族古代的京城,城楼外边环以彩色花朵和符号,代表着苗族古代的版图、农作物和文字。2007年5月,歪头山苗族(花苗)服饰被易门县人民政府列入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名录。

“跳三桩”与花山节

在迁徙中,苗族先民凭借芦笙的指引走到一起,在芦笙舞的节奏里走向胜利,创造出很多独特的舞蹈。入夜,人们吹起芦笙燃起篝火将人们召集,伴随芦笙的旋律起舞以驱除寒气,在“探路”“跳河滩”“双踏浪”“滚笙”“双搭桥”“恋家乡”“上河岸”“开荒地”等动作里尽情表达对家乡的思念和对前途的期许,这就是苗族的芦笙舞。2005年7月,歪头山苗族芦笙舞被易门县人民政府列入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名录。2006年1月,被玉溪市人民政府列入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名录。为纪念苗族先民用三棵树桩作柱子盖成草房子的创举,他们吹起芦笙围着草房子翩翩起舞,于是有了舞蹈“跳三桩”。舞蹈“跳三桩”是苗族人民乐观向上性格的集中体现,它所传递的是苗族人民的大气与从容。这种表演性舞蹈通过表演者吹着芦笙在高1.2米、直径30厘米的三棵树桩上做跳桩、走梅花、倒立、下腰、虎爬、桩上叠罗汉、上天梯、垒宝塔等高难度动作和造型来表现苗族人民的生产生活的艰辛。整个舞蹈共分跳三桩、滚锅、滚尖刀、顶碗、叠罗汉等5个套路37个动作,动作难度大,惊险异常,别具一番气势和神韵,观赏性很强,具有很高的美学价值和研究价值,在玉溪的民俗文化中独树一帜。其中,“滚尖刀”套路最令人叹为观止。表演者在毫无安全防范的情况下,吹着芦笙,以头和脚着地,身体腾空,在身下数把置于地上的利刃间(刀尖向上),以头为圆点划圆滚动数圈,每一次滚动都是对生命的考验,让看者心惊。我曾问过他们为何要做如此惊险的动作?他们的回答是:苗族经历的苦难好比上刀山下火海,不如此无法感受先辈们所经历过的苦难,我们能做的就只有铭记于心并自强不息。1998年11月,歪头山“跳三桩”舞蹈在云南省第六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大放异彩,荣获表演项目金奖。1999年9月,到北京参加全国第五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开幕式演出获表演项目银奖。199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广场参加庆祝国庆五十周年演出。2005年7月被易门县人民政府列入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名录。2006年1月被玉溪市人民政府列入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名录。2009年9月被云南省人民政府列入“云南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新中国成立后,苗族人民的生活翻开崭新的一页,彻底告别“小鸟无树桩,苗家无地方”的流动生活,刀尖上的舞者——苗族过上了幸福安定的生活,一系列灿烂的民俗文化也得到传承和弘扬。春节刚过,歪头山便迎来一年之中最热闹的节日——踩花山。踩花山,苗语叫“纳阿里”,俗称花山节。歪头山花山节原在正月初二至初五举行,现改为正月初八举行,每三年举行一次,是歪头山苗族庆贺丰收、追求另一半、展示传统文化的重要节日。这一天,安宁、禄丰、武定、楚雄等周边地区的花苗都要穿上盛装,纷纷赶赴易门歪头山参加集会,汇聚到“花杆”周围,举行对歌、跳芦笙舞、斗牛、射弩、拔河、爬花杆等一系列文体活动,场面异常热闹。歪头山自1992年举办首届花山节以来,至今已举办了七届。2005年7月,歪头山花山节被易门县人民政府列入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名录。花山节文艺演出的主角是歪头山苗族风情艺术团。艺术团成立于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苗族文化继承和发展的平台,每当有节庆和重要赛事时就是歪头山苗族风情艺术团大展身手的时刻,他们创作的“芦笙舞”“跳三桩”等表演节目曾多次参加国家及省、市、县的赛事和演出并荣获多项大奖,是易门县一支不可多得的民间文艺团体。

“抢婚”习俗

爱情和婚姻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婚俗。歪头山苗族“抢婚”习俗惊险、刺激、浪漫,让人充满遐想。在歪头山,如果小伙子看中一个姑娘,就约伴躲藏在姑娘经常路过的地方,待姑娘一到,马上将她抢回家,让她在一间专为她准备的房间住上几天。在此期间,小伙子天天送去饭食款待,天天去探望、谈心。几天后,如果姑娘对婚事有意,男方遂请媒提亲,议定礼金,择日成婚。如果姑娘不喜欢小伙子,小伙子只得将她送回,另择佳偶。其实,抢婚是苗族青年反抗包办婚姻的一种借口,是大胆追求幸福的一种方式,是“勇敢者的游戏”。换作是你,你敢如此大胆表达自己的爱意吗?

歪头山苗族仗义、勇敢、幽默、乐观,重团结、讲义气,能吃苦耐劳,富于创新精神,为易门的政治稳定、经济发展、文化繁荣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如果你现在来到歪头山苗家,他们的热情能瞬间把你融化,热情的拦路歌和满满的牛角酒让你乐而忘忧,完完全全融入芦笙舞欢快的节奏,让你尽情体验歪头山苗家人的性格。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