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大茔庄墓地与雷跃龙传奇人生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7-11-07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大茔庄雷氏家族墓地的石马
大茔庄雷氏家族墓地的石马

雷跃龙是新兴州历史上的第二位进士,是500年来滇中诞生的、政治地位最高、政治影响力最大、人生经历最为坎坷的历史人物,也是研究云南地方史、明清史,尤其是南明史绕不开的一位重要人物。然而其人生传奇一直扑朔迷离,让人难以说清。或许,红塔区南厂村的雷跃龙及其父母的大茔庄墓地可以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他的人生轨迹。

长期对雷跃龙进行研究并撰写发表多篇论文的地方学者余晓聪认为,大茔庄雷氏家族墓地,不仅是今天幸存的最为重要的一块雷氏祖先墓地,而且还是目前所知老玉溪历史上唯一一块“皇帝赐祭”、按照一品规格修建的最高等级的明代墓地“明代玉溪第一葬”。它承载着雷氏家族的兴衰荣辱、见证着改朝换代的血雨腥风,其墓地所经历之兴废轮回,与雷跃龙传奇、辉煌、悲壮的人生对应暗合,让人惋叹称奇。

“闪闪发光”的石金标山

大茔庄墓地距离中心城区20多公里,位于南厂村委会大营村后连绵起伏的群山中。南厂村委会副书记许春明带记者来到墓地,当地人把这里称为石金标山及龙头山。据说,因为石标杆在当年打造时,从头到尾被工匠用银子打磨过一遍,白天在阳光的照耀下会闪闪发光,隔老远都能看见,所以谓之“石金标山”。另外,从大营村的村名来看,它过去的名字应该叫大茔村,不知何时改成了大营村。

雷氏家族墓地坐西朝东,四周杂草丛生,长满松树。说是墓地,但除了有一石马立于长至腰间的荒草丛中外,看不到什么历史遗迹。走了几步,又有一损坏的石狮子卧于草丛中。或许,这个荒凉寂静的地方,正如这只狮子一样,隐藏着雷跃龙及其家族的许多秘密。

据许春明回忆,在小时候,他的奶奶跟他讲,雷家的两块坟碑相当大,可以进去两三个人躲雨,底座石块也特别大,直到1970年地震时遭到毁坏,之后,在1973年修建红庄水库的时候,毁坏掉的坟碑、底座石块被搬来用于修建水库,最终被彻底破坏掉。

雷跃龙写下的《大茔庄墓志》

据《新兴雷氏宗谱》记载,300多年前,雷跃龙曾经写下了《大茔庄墓志》一文,记者有幸从雷氏后人雷兴龙手上读到了墓志,全文如下:

崇祯十一年孟冬月,作新阡于玉乞城西,实研和大茔庄后山之麓。循泷冈阡表故事也。予自万历己未通籍,由庶常而历叨部郎,显扬稍遂而温情实缺;欲迎养京师而道路棘荆,莫伸子志;欲终养回籍而王事鞅掌,难已臣心。洎以崇祯甲戌年四月初十讣闻到京,丁忧解职,陛辞之日,蒙恩准于桑梓间地择便安厝。圣谕谆切臣心,何以报也。既匍匐旋里,屡卜未获如意,后于沐氏勋庄研和大茔庄后山择得一片。差谓足以树龙章之宠锡于此,慰亲志而安亲体耳。非必其牛眠吉兆也。但其地南至龙头山,北至大箐底,西至驴脚基,东至大茔庄山,广袤三千余丈,曾费千金。吾亲窀穸得所就,安吾宗族,不嫌鄙陋者,离吾亲坟方方五丈外亦可附以葬,以共展孝思焉。昔范文正公分禄赐以惠宗族,营义塚以便穷乏。予何人斯?敢以乔木之荣荫及门弟而所以为此者?亦以效眉山苏氏族谱亭记之意。岁时展谒,共伸水源木本之诚,而实以继卢陵泷冈阡表之志,行将答之于天颜也已。因恐后之子孙,不克缵承予志,于邱陇而亦与同宗分畛域,遂不禁援笔而为之记。崇祯十一年(1638年)孟冬月。石庵雷跃龙撰。

《大茔庄墓志》作于明崇祯十一年(1638年)十月(此时,36岁的雷跃龙已升任礼部侍郎,后因丁忧在籍,未能赴任,朝廷改由他人接替)。墓志记录了雷跃龙当年出资购买大茔庄墓地,安葬继母梁氏(天启年间敕封安人),并将这片墓地作为义冢,留给雷氏族人使用的经过。此处墓地,原为沐氏勋庄地产。明崇祯七年(1634年),雷跃龙(时任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出资千金,从沐府勋庄购得。这里,埋葬着雷跃龙的生父雷同声夫妇、继父雷一声夫妇、雷跃龙的长子雷润以及其他族人的遗骨。

崇祯皇帝派四品大员主持祭奠仪式

据《宗谱》记载,崇祯十一年八月间,崇祯皇帝又下了一道圣旨,赐祭雷一声(雷跃龙的继父,雷跃龙生父雷同声胞兄,卒于两年前的崇祯九年,葬大茔庄墓地),并委派四品大员、云南布政司右参政王德育,代表朝廷前往新兴州,在大茔庄墓地主持祭奠仪式,送上祭品,宣读祭文。

另据雷氏后人雷弘绪写于清乾隆二年(1737年)的《告白书》记载:“有祖遗坟地一块,坐落沿河大茔庄后山。系前明黔宁王沐国公勋庄地,曾费千金,横直千余丈。现有吾曾祖弟兄,诰封礼部尚书雷一声(雷跃龙继父)、诰封夫人周氏(雷跃龙生母)、梁氏(雷跃龙继母)墓安葬于此山上,立有诰封碑一座、石标二柯、石狮、石象、石马、石鹿各一对,历经百年有余,各州绅矜耆老共知共见。”文中所提到的部分石兽、石标杆等地面石器至今犹存。透过这批珍贵的文字、碑石记载,几百年前的历史真相浮现在眼前。

不远处的东山土司墓地群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除了雷跃龙父母及其衣冠冢外,山下不过两百米坡上,还有滇中赫赫有名的东山土司王凤及其子孙的墓地。这里因为建公墓征地,王凤及其子孙的墓已被迁走,不过墓地原来的形状还清晰可见,可以看出修建墓地时的考究和严谨。墓穴用比现在大一倍的青砖把墓的四周砌起来,烧制的时候,青砖一头大,一头小,形成一个楔形,这样一来,砌到顶部便形成一个优美弧线的拱顶。这在滇中的明清墓地中极为少见。

据雷氏后人雷兴龙说,高仓雷氏与东山土司王氏是滇中的大姓望族,且一直有世交之谊。都督同知、总兵官王耀祖和雷跃龙是表兄弟,他们二人和元江土司那嵩均为反清复明的斗士。据钱海岳的《南明史》记载,雷跃龙“北京陷,被掠未死,乘间南归,间赴元江,征兵谋恢复。”正是在雷跃龙的鼓舞下,那嵩走上了抗清之路。那嵩和王耀祖同为滇中赫赫有名的两大土司,两人都知“不可为而为之”,毅然举兵抗清,因兵败而灭族,死得异常壮烈。钱海岳先生在传末高度赞曰:“一门俱烬,节烈尤著。”王凤是王耀祖的侄子,几经磨难,逃过数劫,后来成为东山土司。数百来年,一座不起眼的山上,竟然有着滇中两位名人的坟茔,不能不让人肃然起敬,生临风凭吊之心了。(玉溪日报记者  饶平  文/图)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