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消逝的桃园“秋街”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2-13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说起“老瓜街”,当地人总有讲不完的故事。
说起“老瓜街”,当地人总有讲不完的故事。

龙街是江川历史悠久的古县城所在地,位于星云湖以北,最早可追溯到西汉年间,距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在数千年的演变中,当地形成了自身所特有的历史文化。

距离龙街大概1公里左右有个桃园村,这是一个有数百年历史的村落。在这里,人们曾经每到秋季就会从附近的村落聚集到此赶集,购买当地物产。于是,人们又根据时节给这个集市取了个名字,叫做“秋街”。至于人们为什么要到秋季才来这里赶集,还同古时一种当地物产有关。

内外桃园寻“秋街”

从龙街出发,步行大概10多分钟便可到达桃园村。在进村道路两旁的田地中,种有各种农作物,放眼望去,绿油油的一片,延伸至远处。

步入桃园,沿着蜿蜒的小巷前行,两旁或现代或古旧的宅院错落有致。或许是天气寒冷的原因,巷道中很少有人经过。转过一个弯道,在一间小铺子前,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者正来回踱步。上前打听当地的“秋街”,老人一脸茫然地说道:“我们这里没有‘秋街’。你可以到外桃园问问。”

桃园有内、外之分,这是记者始料未及的,但也勾起了记者的好奇。追问之下,老者答:“这内桃园居住的人多为石姓,而外桃园的姓氏很多。我的祖上是明朝时由南京而来,是一名士卒。沐英平滇后,为巩固边陲,明军镇守云南,并分卫屯垦。听老辈人说,当时凡是进入云南的军队,如果家中有妻子或未婚妻的,都会发给耕牛、种子、农具,并强令迁到云南,随夫在军屯里佃耕。那时的江川大地平整,水源丰富,自然成了军屯地之一。祖上退伍后,迁入桃园,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内桃园。那时房屋的四周都种有果树,以桃树居多,由此得名‘桃园’。”

对于桃园有内、外之别,又是因为什么呢?据记者了解,如今的外桃园,古时其实是慢慢移迁来此居住的杂姓形成的村落。据说,外桃园本没有名,被龙街、内桃园称为外营。建国后,才将外营改称外桃园。采访中记者得知,在内桃园虽没有“秋街”,但“秋街”所售卖的当地物产,据说就是明朝时的祖辈从南京带来的。

记者离开内桃园,前往老者所说的外桃园寻觅旧时的“秋街”。内桃园与外桃园虽地名不同,但很接近,一条水泥路将这两个地方连成一体。而在外人看来,这其实更像是同一个地方,只不过因历史的源流被人们分为了内、外而已。跨过据说是古时内桃园栅子的地方,便到了外桃园的地界。

说起“秋街”,外桃园的当地人对此并不陌生。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上世纪60年代左右都还有它的身影。提及它当地人这样告诉记者:“‘秋街’其实就是我们这里人说的‘老瓜街’,以买卖当地的瓜为主,而这瓜是祖辈由南京带到此地种植的。”据记者所知,当年人们在江川屯垦时,除了种植粮食,还种有南京豆、京瓜两种蔬菜,而人们所说的瓜就是京瓜。

风物不在话“秋街”

行走于外桃园的村间巷道中,看着不远处田地中种植的各种蔬菜,唯独不见村人口中的京瓜。何为“秋街”,或者说什么是“老瓜街”,“老瓜街”又有何等风物?这些疑问实在叫人好奇。

行走间,路边一所老宅的木门“咯吱”作响。顺着响声望去,一位上了年岁的长者提着锄头跨门而出,像是要去干农活的样子。此人名叫王明生,今年68岁,在记者挡住他的去路后,他显得有些迟疑,与其聊起当地的“老瓜街”时,王明生放下手中的锄头,站在自家门前和记者畅谈起来。

“古时,我们这里的田地中种的都是京瓜,因为它源于明朝南京,所以人们都叫它京瓜。那个时候,一到秋天收获的时节,地里都是黄灿灿的一片,很好看。此时,村里的人们就会将地里的京瓜运到街边售卖,久而久之便有了‘老瓜街’的名字。‘老瓜街’就是离我家不远的十字街,听老辈人说,清朝时人们就已经在这条街上卖瓜了。卖瓜时,人们会赶着马来到这里,场面很热闹,赶‘老瓜街’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我们也不太清楚……”王明生说。

记者翻阅文献,找到这样的简单记述:“桃园老瓜街,始于清朝咸丰年间。”而根据王明生所述,其实“老瓜街”的形成原因很简单,就是那时的人们形成了到此处买瓜卖瓜的交易习惯。据记者了解,古时的桃园,缺少水源,田地中只种京瓜。附近的乡民大都很贫穷,常以大量瓜菜充饥。因此每到秋天京瓜成熟时,当地人就会将田地里所产的瓜运到外桃园的十字街售卖,而买瓜人也会在此时赶马至此。久而久之,卖瓜人和买瓜人也就形成了秋季在此交易的习惯,而这种习惯又催生出了瓜市,形成我们今天所说的“老瓜街”。由于“老瓜街”在秋季京瓜成熟时才有,人们又给它取了个很贴切的名字——“秋街”。

当地人王子学现年80岁,对于“老瓜街”也有着自己的说道,他说:“我们这里以前还有赛瓜的规矩。每到秋天丰收的时节,人们就会将自家的瓜摆在一起,比比谁家种的瓜大。瓜最大的那家人,将会得到人们的称赞。”

走访中记者了解到,当地的“老瓜街”从出现开始,一直延续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此后,随着时代和经济的发展,当地人开始种植烤烟和各种蔬菜以增加收入。自此,当地的京瓜逐年减少,“老瓜街”也随之冷落,直至消失。王明生感叹道:“现在,我们这里已经没有以前老瓜的品种了,很是可惜。”的确,一个集市就这么消失在过去的岁月里,能不可惜?但它曾在这里出现过,留下过痕迹,又何尝不是一件值得回忆的事!(玉溪日报记者 顾世丹 文/图)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