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文化
从七百余载光阴中走来的通海银饰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7-12-0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通海银饰文化可上溯到元朝蒙古人入滇,历时700多年。元、明两代,通海、河西“戍兵屯田”,随着中原、江南移民和文化的进入,其手工艺中精雕细琢的技法渗透到了通海银饰制品里。清代中期,通海工匠制作银饰品已成规模,民国初期,县城的银楼、店铺已发展到10多家,有80多个品种,200多个花样,其产品随着“官马大道”南下东南亚,北上流传到昆明,乃至省外。

如今的通海,全县共有银制工艺品企业和作坊(银铺)50家,从业人员300多人,有省级工艺美术行业领军人物2人、省级工艺大师3人、市级民间工艺师5人、县级工艺师7人,具有一定专业水平的工匠100多人,年销售收入已突破3亿元。其中,云南通海民族银饰制品有限公司和云南通海云天石珠宝有限公司是最有代表性的银制工艺品龙头企业,“易生银饰”“张氏福昌首饰”“亚华银饰”“蔡家山银饰”“伟祥银饰”等,都是当地知名的传统老银铺。

蔡家山银饰的老银匠蔡春连精心打磨银手镯
蔡家山银饰的老银匠蔡春连精心打磨银手镯

占尽天时地利的通海银匠

千百年来,云南不仅铜有名,白银的声名也不小。早在汉代,昭通地区出产的“朱提银”就成了白银的代称,到了清代还在被文人雅士使用。云南不仅昭通产银,在古代,滇西、滇南的群山中也分布着无数的银厂。

据雍正《云南通志·课程》记载,云南在清代分布有十六家银厂,其中分布在滇南的有:蒙自县个旧银锡厂、开化府黄龙银厂、开化府马腊底银厂、河西县淝革银厂、新平县方丈银厂、建水县黄泥坡银厂、永昌府辖孟连募乃银厂……因而,历史上,通海银器加工的繁荣与滇南众多银厂是分不开的,滇南各银厂的白银经过通海运往省城,再转运至全国。通海的银匠占尽天时地利,可以源源不断地获得原材料的补给,加工出种类繁多、工艺精湛的银器来,通过这条商道,通海的制银工艺也能远播出去。

到了今天,云南的银矿虽经过上千年的开采,其储量仍居全国第二位。通海因商业发达、商品云集、地处要冲、山水清幽、人文荟萃,早在明代就有“小云南”之称,银器加工、销售的兴盛,银匠涌现、流动的频繁,银文化扎根、传承于民间也就成了一种历史的必然。通海的银器在经历了时光打磨之后,现在仍然兴盛不衰,人们将其作为馈赠、佩戴、使用、收藏的首选传统工艺品。

蔡家山银饰制作的仅有蝇头大小的梅花瓣
蔡家山银饰制作的仅有蝇头大小的梅花瓣

一份记载银饰加工的清代档案

据《通海县志》记载,清代中期,县内就有制作银饰品的工匠。民国时期县城的银楼、店铺已发展到十多家,生产的银饰品主要有彝族的凤头针、六方手镯、领扣、梅花围腰链、小鱼耳环,蒙古族的大排衣扣、银角葫芦、银角扣以及汉族妇女、小孩的银饰品,约80个品种、200多个花样。

形状各异、丰富多彩的少数民族银饰
形状各异、丰富多彩的少数民族银饰

通海民族银饰制品有限公司现存的一份档案资料记载:早在清代咸丰年间,通海、河西两县拥有众多的能工巧匠,工艺世代相传,凭一双巧手制作银首饰,著名的工匠有河西的陈焕,著名的商号是一户梁姓商人开办的“元丰号”。到了民国时期,镀金工艺传入通海,通海银匠在传统银饰制作的基础上发展金首饰及镀金、镀银首饰制作,通海、河西(今属通海)两县的银楼、银铺、金店兴盛一时。上世纪四十年代,在通海县城加工银饰的商号仍有五家——东街的香记银楼,南街的华丰银楼、宝兴金店,西街的富盛祥银楼,北街的运兴银楼。

通海民族银饰制品有限公司的前身是建国初期的通海银器社。建国初期,国家扶持银器生产,通海发挥传统工艺优势,制作各民族所需的银饰。1956年,通海、河西两县都组建了银器社,通海银器社的创始人都是通海有名的银匠,家里几辈人都在做这一行,建国前在县城都开过银楼、商号,这些银匠是:王培荣、孔繁忠、孔繁锦、姚正发、李金寿、王桂仙。

李建华夫妇把焊接好的银饰抛光后,银饰品就熠熠生辉了。
李建华夫妇把焊接好的银饰抛光后,银饰品就熠熠生辉了。

古典与时尚结合的“亚华银饰”

如今,在通海县城的西街,有多家银饰商铺,每家都银光闪闪,珠光宝气。

记者先到祖孙三代经营银饰的“蔡家山银饰”,这里就像赶集,来买银饰的人络绎不绝。随后,记者又来到亚华银饰,经营该店的是常雄亚、李建华。夫妻俩取自己名字的最后一个字组成店名,成了远近闻名的“亚华银饰”,店里各种各样漂亮的纯手工银饰品吸引着过往顾客进店观看、购买。

据介绍,1980年,通海县民族银饰制品厂成立,被省上列为云南民族用品企业。1984年,李建华夫妻俩便进入了县民族银饰制品厂工作,以学习制作民族饰品为主。从粗活到细活,纯手工制作,全凭学徒的悟性。当时制作的傣族的银腰带、镀金钗头,佤族的花边手镯、腰箍等,深受人们的喜爱。直到2000年,通海县民族银饰制品厂改制,一批技艺精湛、年富力强的工匠离开了企业,夫妻二人也因此下岗。为了生活,也为了这门古老手艺传承下去,他们决定开办银饰坊。

今年,李建华夫妇二人在古城西街又开了一家新店,西街的老店因生意很好忙不过来,便一同搬迁到了西街的新店斜对面,方便照看。如此一来,除了做银制品外,她和丈夫及弟弟还要同时经营两个店铺。他们现在做的大多是民族工艺品。她说:“民族的东西,只能手工做,因为民族的服饰,需要传承,所以要纯手工做。”

亚华银饰的李建华通过压料、雕花、打磨、打丝后,再把银饰完美地焊接起来。
亚华银饰的李建华通过压料、雕花、打磨、打丝后,再把银饰完美地焊接起来。

做出一件成品需要经过多少道工序?李建华如数家珍、一一道来,其中包括压料、雕花、打磨、打丝、焊接、抛光、设计等步骤,是一项费时耗神的工作,需要极大的耐心。李建华的银饰坊有25个技术工人,都是原先就有些基础的,到了店里跟着他们边学边做。做银饰的难点在于耐心和体力,还有一个,即“悟性”。亚华银饰的年轻技工主攻新鲜的、新奇的、稀少的、独特的、时尚的产品,这迎合了当下人们的喜好,有更好的市场卖点。而传统的银饰制品、民族饰品,还得由李建华夫妇及弟弟李建祥来做。祖先留下的东西,需要传承,而年轻一代,在继承了传统手艺的同时,需要创新、需要融入时代,她说:“我们不能固步自封,必须在传统工艺的基础上研发与市场接轨的新型工艺品,整合传统与现代设计元素,让古典与时尚并存,兼顾工艺精湛与款式别致才会找到新的市场卖点。”

在传承与创新中成长壮大

1962年夏天,朱德委员长到访通海时,曾题诗通海“手工艺术巧,百货畅无虞”,对通海的手工艺制作给予了赞赏。银制工艺品作为通海手工艺中的佼佼者,经历了数百年的传承,彰显着民间手艺人的慧心巧手,讲述着动人的故事与传说。

做工精湛的龙宝柱,上面嵌有一颗红宝石,传神生动,具有较高的工艺欣赏价值。
做工精湛的龙宝柱,上面嵌有一颗红宝石,传神生动,具有较高的工艺欣赏价值。

在历史风云和市场大潮推动前行的700余载光阴中,通海银制工艺品至今依然熠熠生辉,银饰制作技艺世代相传,不断创新发展,在秉承化银、拉丝、碾片、成型等传统工序的基础上,开创了掐丝、攒花、焊接、编结、铜胎掐丝珐琅、花丝镶嵌、錾刻等工艺,并将形态各异、深浅相间的浮雕工艺镶嵌在首饰中,产品呈现出较强的立体感和层次感,古典与时尚并存,新、奇、丽的特点更加鲜明。产品除了传统的民族银饰外,还开发了各种时尚饰品、金银餐具、酒具、摆件等生活用品和特色旅游商品共计500多个品种、2000多个花色式样,成为最有市场价值的民间工艺,在历届云南省工艺美术“工美杯”精品评选中,通海银制工艺品共获金奖4个、银奖7个、铜奖14个、优秀奖4个。通海银制工艺品由于工艺精湛、款式别致、造型奇特、寓意新颖、外表美观、视感丰富以及品种繁多等原因,受到了省内外各民族的欢迎,并获得日本、新加坡、泰国、缅甸等海外客商的青睐。

近年来,随着民营经济的迅猛发展,通海银制工艺品产业不断发展壮大,家庭作坊、民间银铺增多,成规模的企业逐步涌现,特别是通海银饰“孔雀”牌,是全国首饰行业知名的“中华老字号”品牌,先后被评为“云南省著名商标”“云南品牌”“中国最具历史文化价值品牌”“云南特色文化产业知名品牌”,在全国享有较高知名度和美誉度,在促进就业、繁荣地方经济等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玉溪日报记者 饶平 文/图 )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