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文化
北城兰馨斋的甜蜜记忆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7-12-1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从临街的原兰馨斋铺面进入,眼前的老宅古韵犹存。
从临街的原兰馨斋铺面进入,眼前的老宅古韵犹存。

旧时,玉溪糕点曾在省内享有盛誉。其中,北城的糕点又在玉溪境内享有较高知名度。如今来到红塔区北城街道,在那纷繁交织的街巷中,仍能看到很多售卖甜食、糕点的商铺,从一旁经过时阵阵糖香扑鼻而至。

在北城的甜食中,水晶蜜饯、沙糕和糖粑粑(饼子)是很多本地人和外地人较为喜欢的吃食。以生产这三种甜品较为有名的糖食庄,则是“兰馨斋”。与其流连在那形态各异的糕点和蕴含着甜蜜味道的糖食间,不如翻开尘封的历史,来看看北城旧时关于糕点,以及关于糖的那些事。

寻访兰馨斋

上午10点左右,当地老者开始聚集到高古楼下,或是聊天,或是享受冬日暖阳中的惬意。说起当地的糖食,聊起兰馨斋,当地老者李守良告诉记者:“兰馨斋算得上是我们这里做糖较早的一家。听说兰馨斋开始时是小本经营,因为做的糖食质量好,价格也不贵,所以买的人很多。慢慢地,糖食的品种逐渐丰富起来。以前我还吃过他家的糕点,吃在嘴里香甜可口。记得,兰馨斋好像是上世纪50年代停产的。要是想知道更多,可以再去找找。以前,兰馨斋就在离这不远的地方。”

按照老者的指引,记者来到了启明街。记者注意到,在这条街上,如今还留有以前的那种老式理发店以及看起来如同旧时商铺的老宅等建筑,古朴悠然的韵味油然而生。

在一个不大的小商铺前,一群当地人围坐在一起拉着家常,显得悠然自在。上前询问兰馨斋,当地人相互对视后答道:“你找兰馨斋有事?”从他们惊讶的眼神和淡定的表情中,似乎可以察觉到他们或许与兰馨斋有着某种联系,至少知道兰馨斋在哪里?记者说明来意,在那原本淡定的表情上露出了笑意。几位妇人说道:“他就是兰馨斋的后人,或叫继承人。”顺着说话的方向望去,一位中年男性坐在一旁,见记者回头,他笑道:“怎么?看着不像?”在一番寒暄后,记者得知此人名叫李自学,今年61岁。

后人眼中的兰馨斋

说起自家的兰馨斋,李自学告诉记者:“兰馨斋是我爷爷那辈创办的。以前在这里,只要说‘李糖粑粑家’都知道是我们家。之所以得‘李糖粑粑’这个名字,可能是因为父辈或爷爷那辈。听说,以前来买糖的人多数是买给娃娃吃,还没有遇过买给老人吃的。有一天,有人来我们这里买糖粑粑,说要买给老人吃。我们的父辈或爷爷那辈便在糖粑粑里放了一个花钱,意思就是这个糖粑粑就送给他了,还送花钱奖励他的孝心。从此以后,便有了‘李糖粑粑’这个名字。我记得以前,我家做过水沙糕、水晶蜜饯、杂糖等,品种很多。其中,水沙糕放到嘴里有种冰凉的感觉,但现在没人会做了。”

据了解,兰馨斋是1914年创办的。随着发展,到1944年时,已是北城首屈一指的糖食生产大户。那时的兰馨斋生意特别好,每天能销售杂糖200来斤、糯米沙糕上千方、糖粑粑300多个。除此之外,还能销售一定数量远近驰名的水晶蜜饯、什锦南糖等糖食。1945年,由于生意做大了,兰馨斋的两兄弟就分了家,铺子也分为两个庄。

李自学说:“我大爹叫李国钧,父亲叫李国宝。他们兄弟俩分家后,店名也分为兰馨斋钧记和兰馨斋宝记,我家属于兰馨斋宝记。”

据相关文献记述,兰馨斋既是铺名,也是所生产产品的商标名,大约在1945年注册。由于注册了商标,兰馨斋的水晶蜜饯曾远销上海、缅甸、泰国等国内外地区。1956年,兰馨斋并入公私合营,此后便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如今,李自学仍然会做冬瓜蜜饯售卖。很多吃过此蜜饯的当地人都赞不绝口,很多昆明来的人都找他买。他说:“现在,除了我以外,兰馨斋还有其他家族晚辈在做糕点,但都不好卖。以前,我也曾想过把兰馨斋重新做起来,但晚辈们觉得辛苦,都不太愿意做。而兰馨斋这个名字对于我来说,已经成为了记忆的一部分。”(玉溪日报记者  顾世丹  文/图)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