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文化
雷跃龙故居:隐身玉溪闹市 难掩旧日辉煌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1-07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2018年3月27日,由市文化广播电视局牵头的古民居调查小组,开始对红塔区范围内的古民居进行实地调查,这标志着我市古民居(古建筑)调查工作正式启动。调查中,位于中心城区的雷跃龙故居引起了专家们的关注。

故居中保存较为完整的一个院落
故居中保存较为完整的一个院落

在中心城区新兴路中段88-92号,人来人往的街道中,雷跃龙故居静静地伫立着。作为明崇祯、永历朝最后一任辅佐大臣和明代重要的文学家,雷跃龙不仅是“甲申之变”、大西政权兴衰、南明永历王朝颠覆的亲历者和见证人,同时也是玉溪历史上第二位进士和明清500年间玉溪诞生的12位进士中人生经历最为坎坷、政治地位最高、政治影响力最大的一位重要人物。

不同凡响的一生

我市民间学者余晓聪近年来一直从事雷跃龙生平研究,获取了很多有价值的线索和发现。在一个阳光温暖的冬日早晨,从他娓娓道来中,雷跃龙不同凡响的一生就此铺展开来。

雷跃龙生于1602年,字伯麟,号石庵,明代云南澄江府新兴州(今红塔区)高仓村人。他出生在官宦家庭,天资聪颖,16岁中举人,17岁中进士,之后留在北京,进入翰林院,成为年龄最小的庶吉士。27岁时,他担任会试同考官,选拔了抗清英雄史可法、郭之奇等人。明崇祯时期,因不与“阉党”魏忠贤结交,受皇帝重用。说来,雷跃龙对“阉党”实行三不原则:不巴结、不奉承、不与之交往,可见其保持高尚节操,正直做人,而他却能不被魏忠贤嫉恨而免遭毒手,足以说明他是个有勇有谋之人。明崇祯九年(1636年),年仅35岁的雷跃龙升任礼部侍郎。

余晓聪告诉记者,因祖父、生父母、继父母相继过世,雷跃龙四次回籍丁忧,其间做了不少公益事业,修建了玉溪桥、大士庵等建筑。他还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如《九龙池倚树问溪》《杯湖亭忆旧》,收入了他的作品集《葵谷草》和《逸余集》,其代表作《昆池篇》,创作于1641年前后,当时雷跃龙还不到40岁。

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1月,雷跃龙从南京礼部侍郎调任北京吏部侍郎。3月中旬,“甲申之变”发生,李自成大顺军占领北京,雷跃龙趁乱逃出,辗转回到西南地区。他先在贵州辅佐大西军,后从贵州来到南明最后一座都城昆明辅佐永历皇帝,先后担任吏部尚书、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等要职,永历皇帝一道圣旨褒封他家“四代一品”,即他曾祖父、祖父、父亲、本人及其配偶,获得数十年仕宦生涯中的最高政治荣誉。

清顺治十五年(1658年)底,吴三桂率清军进逼云南,昆明失守,56岁的雷跃龙跟随永历皇帝向滇西撤退。永历皇帝进入缅甸避难,雷跃龙则与一批南明大臣滞留在国内。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缅甸发生政变,“咒水之难”事发,永历皇帝被入缅清军抓获并押解回国,被吴三桂勒死在昆明。南明终结,雷跃龙从此下落不明,留下许多不解之谜。

精致无比的垂莲柱引人注目
精致无比的垂莲柱引人注目

故居彰显旧日辉煌

相信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新兴路这里除了有很多老房子外,就是很多商铺。雷跃龙故居身处于此并没有特别的标识,更没有气派的大门,仅有一条狭窄的过道是通往故居的道路。若不是有人指引,它和周围的老房子一样不起眼。没想到走进去以后,厚重的历史感和沧桑感让人忍不住慢下脚步。这里的一砖一瓦足以让人想象当年的辉煌,揣想它的主人曾有着多么传奇的人生。

由于年久失修,雷跃龙故居破败荒芜的样子可想而知。漫步其中,不时看到晾晒的衣物、堆放在院落一角的杂物等,一派杂乱的景象。不过,其间条条巷道相互交织,房屋之间错落有致,反倒让人忍不住去探索一番。不曾想,内部大门、窗户、隔扇、斗拱、雀替、梁柱做工精致、雕花精美,花台也雕工精湛,斗拱下雕刻有二十四孝图,瓦当上有龙形图案,斑驳的外墙仍可见精美的彩绘……专家认为,雷跃龙故居的建筑风格、材料、结构和施工技术均反映了玉溪明清时期建筑水平,且建筑形体组合、空间布局在当时具有先进性,代表了玉溪民居的最高水平。

记者被一个个精致的垂莲柱所吸引,不知不觉就走到另一进院落,这里一道铁栅栏阻隔于过道和房屋之间,无法进入。透过栅栏向里望去,该院落保存较为完整,紧锁的门窗、断裂的地板和屋檐上生长的杂草,让这里显得更加古朴。

余晓聪告诉记者,雷跃龙故居是当年在京为官的雷跃龙出资购置土地,家族几代人先后建盖而成,前后居住过十几代雷氏后人。如雷跃龙第十七代孙雷鸣,民国年间任河西县县长;雷启元,云南陆军讲武堂毕业,任国民党军防化旅少将旅长,二人均在此居住过。当然这是后话了。雷跃龙当年四次回籍丁忧曾在这里居住过,其《葵谷草》《逸余集》两部诗文集中的不少名篇佳作,比如《昆池篇》就诞生在这里。

据余晓聪介绍,雷跃龙故居占地面积30余亩,南北走向,是一个由大小9个院子连成一片的建筑群。早年的故居贯穿新兴路、人民路(下新街)、聂耳路,院落重叠,蔚为壮观。到了清代、民国时期,这片庞大的老宅几经变迁,范围逐步缩小,几个院落仍归雷氏族人所有,而人民路(下新街)至聂耳路一段,即原来占地10余亩的雷牙山、雷家后花园,则于清末民国初期转让给李鸿祥将军家人,建盖起砖木结构三重大院,成为“将军第”。抗战时期,李鸿祥曾居住在第三进院落内,在这里处理军务、政务,接待过不少要人、学者。1949年以后,“将军第”辟为幼儿园,正门斗拱建筑及“将军第”红底金字匾额全部被拆除,大门被封堵并移到现聂耳路一侧,沿用至今。

站在高处放眼望去,故居的屋顶为蜈蚣脊,别有一番韵味。记者得知,古代因阶级制度森严,使用蜈蚣脊有严格规定,一般人是不能使用蜈蚣脊的,就算是官员也要达到一定级别,可见雷跃龙曾经的政治地位之高、影响力之大。俯瞰整座院落,让人不免心生感慨,祝愿雷跃龙故居在岁月中屹立不倒,能够得到及时有效保护,再现曾经的繁华。(玉溪日报记者  李艾丽  文/图)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