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文化
一个村落的文化传承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4-26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勐簸寨三面环山,一衣带水。人们认为,各种各样的神灵无处不在,年复一年默默地庇佑着山寨族人。墨江有哈尼族23万,是中国唯一的哈尼族自治县,于1979年7月实现了民族区域自治。
勐簸寨三面环山,一衣带水。人们认为,各种各样的神灵无处不在,年复一年默默地庇佑着山寨族人。墨江有哈尼族23万,是中国唯一的哈尼族自治县,于1979年7月实现了民族区域自治。

“草木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时值暮春,哀牢山仍然春光明媚,春意撩人。在蒸蒸日上的景象中,4月19日,哀牢山腹地墨江一个叫勐簸的寨子迎来了一年一度的重大节日——祭竜。

2019年4月19日属狗这一天,为了表达对众神的敬意,寨子里德高望重的头人、85岁的王兴龙和48岁的咪咕杨春林提着公鸡,早早地上路准备祭祀了。
2019年4月19日属狗这一天,为了表达对众神的敬意,寨子里德高望重的头人、85岁的王兴龙和48岁的咪咕杨春林提着公鸡,早早地上路准备祭祀了。

勐簸位于太阳转身的北回归线墨江县联珠镇西南五公里一个三面环山的山凹,全寨81户342人,都是哈尼族,几百年来一直按照祖宗的古规和传统价值观生息,现代文明的侵染痕迹并不明显。对于勐簸的哈尼人来说,4月19日是个吉祥的日子,因为这一天属狗,这与祖上某个属狗的头人或者摩批有关,而这个属狗的头人或者摩批又与400多年前的建寨时间有关。据当日主持祭竜的头人王兴龙说,清代及之前的某个时间段,勐簸是傣族人的寨子,后来傣族人迁往西双版纳去了,哈尼族的豪尼和碧约两个支系入驻,一代代繁衍生息,名字一直沿用至今。

他们首先来到林子深处,向一年四季提供清洁甘甜水源的水井神敬献牺牲——一只羽毛洁白纯净的大公鸡。
他们首先来到林子深处,向一年四季提供清洁甘甜水源的水井神敬献牺牲——一只羽毛洁白纯净的大公鸡。

族人们在茂密的树林里宰杀一头猪和一只山羊,以酬众神。牺牲都要求膘肥体壮、品种纯正、毛色不杂,以示敬重。
族人们在茂密的树林里宰杀一头猪和一只山羊,以酬众神。牺牲都要求膘肥体壮、品种纯正、毛色不杂,以示敬重。

在一片方圆几公里的神树林里,一株上百年的巨大锥栗树脚,人们为众神奉上了茶酒和米饭,同时还点燃了三炷香,然后对众神顶礼膜拜。
在一片方圆几公里的神树林里,一株上百年的巨大锥栗树脚,人们为众神奉上了茶酒和米饭,同时还点燃了三炷香,然后对众神顶礼膜拜。

祭竜这天,咪咕杨春林是寨子里最忙的人,没有之一。此时他正在给祭献众神的糯米饭碗里插上神圣的锥栗花,配上一片肥肉和象征生命的鸡蛋,还要为每一碗祭品用纸片写上主人的名字。
祭竜这天,咪咕杨春林是寨子里最忙的人,没有之一。此时他正在给祭献众神的糯米饭碗里插上神圣的锥栗花,配上一片肥肉和象征生命的鸡蛋,还要为每一碗祭品用纸片写上主人的名字。

等太阳照到树梢,族人们就开始埋锅造饭,中午饭就在林子里享用了。
等太阳照到树梢,族人们就开始埋锅造饭,中午饭就在林子里享用了。

下午,树林里凉风习习,饭菜米酒飘香。在这样的环境氛围里吃饭,过程不仅是一种莫大的享受,更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传统文明教化。
下午,树林里凉风习习,饭菜米酒飘香。在这样的环境氛围里吃饭,过程不仅是一种莫大的享受,更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传统文明教化。

午后,族人们就在神树林里促膝而坐,喝酒吃肉,大快朵颐。今年,晚餐的族人进餐代表一共有九桌,每桌九人、九个菜,因为豪尼和碧约支系的哈尼人以九为大、以九为尊。
午后,族人们就在神树林里促膝而坐,喝酒吃肉,大快朵颐。今年,晚餐的族人进餐代表一共有九桌,每桌九人、九个菜,因为豪尼和碧约支系的哈尼人以九为大、以九为尊。

吃饭就是议政。68岁的村民小组长张德祥发表讲话,总结回顾寨子一年来的各项公共事务工作,通报各种问题的处理情况,传达上级新的政策精神,征询大家的意见建议,寨子的民主政治就是这样得以实现的。
吃饭就是议政。68岁的村民小组长张德祥发表讲话,总结回顾寨子一年来的各项公共事务工作,通报各种问题的处理情况,传达上级新的政策精神,征询大家的意见建议,寨子的民主政治就是这样得以实现的。

水是哈尼人的命脉。席间,族人们选出了今年的沟长陈宽,即负责管理梯田引水沟渠和分配梯田水量的管水人,并通过大家表决,当场收取每户一年30元管理费。
水是哈尼人的命脉。席间,族人们选出了今年的沟长陈宽,即负责管理梯田引水沟渠和分配梯田水量的管水人,并通过大家表决,当场收取每户一年30元管理费。

是日,十几个族人代表在85岁王兴龙老人的带领下,早早地抱着公鸡,赶着猪和羊来到距离寨子2公里的竜树林开始祭祀。一切程序都是按照祖宗几百年传下来的规矩进行,但有一个程序让我颇感意外,就是祭献给竜神的,除了猪、鸡、羊等牺牲之外,还要烧三炷香和烧纸,这与滇中地区汉族人的祭祀方式如出一辙。正在不解之时,同行的哈尼族文化学者姜定忠先生解开了我的疑团。他告诉我,墨江的地理位置处于元江和澜沧江之间的中间地带,是滇中汉文化与滇南哈尼文化的交汇点,形成了这里的哈尼人富于想象、善于吐故纳新、与时俱进、坚韧不拔的民族性格,所以这种汉文化特征就是哈尼人传承与创新的结果。

鬼神世界,其实是人的世界,没有人,鬼神的存在就没有意义。在勐簸,寨子脚的一片林子是划归鬼的,并认定荷木一株为神树,年年祭祀,告诫各种鬼魅安分守己,不要打扰人,也不要与之争执。
鬼神世界,其实是人的世界,没有人,鬼神的存在就没有意义。在勐簸,寨子脚的一片林子是划归鬼的,并认定荷木一株为神树,年年祭祀,告诫各种鬼魅安分守己,不要打扰人,也不要与之争执。

竜是什么?信仰多神的哈尼人认为,天有天神,地有地神,并有山神、树神、水神、猎神、寨神等,竜是天地之间所有神灵的统称。姜定忠先生认为,竜文化是哈尼族精神文化的最高形式,是哈尼文化的根基,是哈尼族心理素质的精神支柱;竜文化体现了民族团结统一,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朴素哲学思想。在勐簸寨,在哈尼人的农耕生活中,神灵无处不在。人鬼神各有其位,寨子头的大片竜林是神的处所,而寨子脚的一片林子是鬼的所在,中间部位的寨子就是人的天地,神灵一直在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庇佑着山寨族人。

夕阳西下, 几位妇女带上祭品高高兴兴回家。勐簸寨的规矩是,如果一个家庭男人外出不能参加祭祀的聚餐,女人可以代表。这与好多哈尼地区禁止女人进入神树林的族规完全不同,也体现了勐簸哈尼人的与时俱进、勇于创新思想。
夕阳西下, 几位妇女带上祭品高高兴兴回家。勐簸寨的规矩是,如果一个家庭男人外出不能参加祭祀的聚餐,女人可以代表。这与好多哈尼地区禁止女人进入神树林的族规完全不同,也体现了勐簸哈尼人的与时俱进、勇于创新思想。

现在,随着文明的进步、科技的昌明和社会的发展,相信鬼神的越来越少了。而在勐簸,天、地、神、祖、人,构成一个完满具足的世界,神灵给人以心灵的抚慰。膜拜神灵,至少有一个好处,就是让人心中有所敬畏。神灵在监督着凡世的人们:不要作恶。我们知道,至少自商周开始,我们这个民族就有鬼神崇拜和神话系统,也相信超自然的神秘力量,但是我们的这套系统是以人为本的。鬼神的存在首先是为了人的生存,他们或者赐福于人,或者降灾于世,让人悲喜交加,所以才有了祭祀、有了祭品,这是商代人的观点;周朝人又进了一步,认为鬼神的存在是为了让人有道德,鬼神监视人的行为,人行善积德,鬼神就赐福;作恶多端,鬼神就降灾。总之,没有人,鬼神的存在就没有意义。

在哈尼文化中,人们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六道轮回等佛教禅宗思想,认为除了大奸大恶之人,一般人要干坏事时总要费一番思量。这样的价值观,虽然虚妄,但总能给人莫名的温暖,特别是在当下,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社会学家普遍认为,“无天无地无祖无宗无敬无畏无知”,或许就是今天我们很多社会问题的根源。

人,生而何求?中国人历来高度重视教化,哈尼族年年坚持祭祀的价值也就在于这种教化的作用。试想一下,现在我们真的能够进入文明社会吗?我们是否又在狂热地崇拜着另一些神灵:网络?科技?大数据?人工智能?基因工程……这撑得起国人的灵魂吗?

葳蕤的普洱茶园。生活在北回归线上的哈尼族是世界上最早人工种植茶树的民族,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了灿烂的哈尼文明,创造了诗、歌、乐、舞、神话传说等艺术形式。
葳蕤的普洱茶园。生活在北回归线上的哈尼族是世界上最早人工种植茶树的民族,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了灿烂的哈尼文明,创造了诗、歌、乐、舞、神话传说等艺术形式。

文化,就这样一代一代地薪火传承,哈尼人也因此成为哈尼人,而且历数千年的风雨沧桑,成为世上罕见的没有断过传承的民族。(罗涵 文/图)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