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玉溪新闻 >> 新闻调查
新平柑橘产业背后的“水文章”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6-10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L_1560073790867421222.jpg
建于磨皮大山的千方大水池,存储的水来自俄德河水库。

在新平,以“褚橙”为代表的柑橘产业发展迅猛,创造了玉溪高原特色农业发展的一段佳话。鲜为人知的是,当地柑橘产业异军突起的背后,有着许多荡气回肠的“水故事”。引水,使沉寂的土地焕发出勃勃生机,让哀牢山腹地的荒山荒坡变成了“绿色银行”。

河谷荒山  金果飘香

十年前还是一片光秃的斜戛山,如今苍笼翠罩。

作为哀牢山余脉,斜戛山位于新平县戛洒镇戛洒和磨刀两个村委会交界处。在当地老辈人记忆中,斜戛山曾是绵延的林海,但前些年,很多当地人在斜戛山上开垦山地,黄色成了这方天地的主色调。

勤劳的开垦,并没有让当地人富裕起来。据新平县戛洒镇农业综合服务中心主任付志勇介绍,以前这些山地主要种植甘蔗,每亩收入1000余元,砍甘蔗的工钱去了大半,农户实际所得寥寥无几。

幸运的是,随着当地柑橘产业的发展,斜戛山重新披上了绿装。

付志勇告诉记者,从达哈河引来的清泉,润泽了斜戛山,新平高原呈欣果业有限公司等2家公司和210家农户分别种植冰糖橙3000余亩和1800余亩。绿水青山终于换来了金山银山。2018年,斜戛山4800余亩冰糖橙总产值4300余万元,原本贫瘠的山地,亩均产值近9000元。

沿戛洒江而行,从水塘、戛洒到漠沙,两岸峰峦间橘园随处可见。

斜戛山只是莽莽哀牢山的一角,其变迁的故事,从一个侧面展示了新平在哀牢山区和红河谷流域绿色产业开发方面所取得的成果。

资料显示,新平栽培柑橘的历史已超过300年,者竜乡等地至今还有挂果的上百年老树,当地柑橘规模化种植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1980年,新平县国营腰街农场从元江红光农场引进“新会橙”等新品种试种,后来陆续引入“脐橙”“温州蜜柑”“椪柑”等品种,从干热河谷到冷凉高山,哀牢山区的立体气候适宜种植众多的柑橘品种。然而,得天独厚的优势并没有转化成柑橘产业发展的胜势。多年来,新平县柑橘种植面积一直在5000亩左右徘徊。

2002年,74岁的褚时健在哀牢山承包2400亩荒山,开始了其传奇般的柑橘种植经历。2007年,“褚橙”正式在市场上亮相,很快便在云南打出名声。2014年10月,“褚橙”首次进京,受到媒体追捧,“励志橙”从此蜚声大江南北。

在“褚橙”的示范带动下,当地柑橘种植面积开始爆发式增长。2007年,新平柑橘种植面积首次突破1万亩,2011年达到2万亩;2012年至2017年,柑橘种植面积从2.5万亩增至9.8万亩;2018年,新平县柑橘种植面积达11.98万亩,产量达9137.8万公斤,产值4.57亿元。

在哀牢山红河流域海拔650米至1300米的广袤半山区,漠沙、戛洒、水塘、者竜4个乡(镇)的柑橘种植面积达10.3万亩。每年秋季时上市的黄澄澄的果实,让哀牢山区一大批种植户的腰包鼓了起来。

短短十余年间,一条以柑橘产业为主的绿色生态经济带横空出世,成为新平哀牢山区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通过走访,记者感受到,哀牢山柑橘种植带的广袤土地,能从苍黄色变回绿色,以引水为主导的水网建设发挥出了重要的支撑作用。

L_1560073791086788166.jpg
能接收手机信号的水肥一体化控制点

治山治水  滋润荒地

新平县地处哀牢山腹地,素有“一江两山”之称,穿境而过的戛洒江将新平一分为二,西为哀牢山系,东为磨盘山系。因此,当地人习惯称哀牢山系为“江西片”,磨盘山系为“江东片”。

资料显示,“江西片”面积广大,有2147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18.35万亩耕地,基本就是大半个新平县。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群山逶迤,深谷纵横,大大小小的村寨星罗棋布,总人口达14.87万,涵盖6个乡(镇)69个村(居)委会851个村民小组,近九成为彝、傣、拉祜等少数民族,也是新平县主要贫困人口。

哀牢山系峰峦叠嶂,茂密的丛林,把起伏的峰峦变成了无边无际的“绿色水库”。哀牢山包含几十个大大小小的流域,山谷间清泉长流。然而,沿山而居的哀牢山各族人民,祖祖辈辈只能眼睁睁看着清泉从一旁流过,潺潺淌来,滔滔流逝,干渴的土地,长期只能种植苦荞、玉米之类的作物,多数耕地靠天吃饭,广种薄收。

种一斗、收一箩,曾是哀牢山区传统农业的真实写照。产量低下,只能靠数量撑持,导致山地开垦过度,地表生态破坏严重,水土流失现象日益突出。

2002年8月14日,水塘一带发生泥石流灾害,10个村委会有9个受灾,多个村庄被泥石流卷走,数以千计的人流离失所。

大规模的灾后重建,很快抚平了众多灾民心灵的创伤。“8·14”泥石流灾害发生后,让荒山重新绿起来,成为当地人的共识。在各级政府的引导下,当地群众开始在荒山种植核桃等经济林果。

2002年,为解决柑橘种植的用水问题,褚时健斥巨资架设了4条引水管道,把几公里外的哀牢山深箐水引到生产基地的水塘里,使橘园的灌溉实现了精细化管理,什么时候浇水、哪片地浇水、什么频率、多少水量,随时能自如调节。

“褚橙”的成功,成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典型例证,让哀牢山区的群众见识到了治山治水带来的生态和经济效益。

然而,在群峰耸峙、沟壑纵横的莽莽哀牢山面前,要大兴水利谈何容易。

据新平县水利局副局长阳吉安介绍,多年来,在哀牢山区,当地水利部门建水库、修沟渠,大搞基本水利建设,同时实施小水窖、小水池、小泵站、小塘坝、小水渠“五小水利”工程,使哀牢山区土地抗旱防涝能力显著提升。2003年到2013年间,新平县水利部门以推动本地产业发展为着力点,在哀牢山区先后实施了高效节水灌溉、水利整村推进、水土保持和小流域治理等水利项目。

阳吉安告诉记者,这个时段,正是新平柑橘产业大踏步发展的时期。投入水利工程的各级财政资金发挥出了巨大的聚合带动力。近年来,当地先后实施了8项节水灌溉工程,其中7项涉及柑橘产业,1873万元财政资金,带动了6800多万元社会资本的投入。

助推产业发展,不再仅仅是农业农村、水利部门的事。2004年到2016年,新平县农业综合开发项目在哀牢山区打了一场引水持久攻坚战,创造了一条条新平的“红旗渠”。

据新平县财政局农开办主任罗学富介绍,在哀牢山区,施工用的砂石、管道等材料全靠人背马驮,特别是管道的运送十分困难,用的是当地百姓描述的“蚂蚁抬曲鳝”的搬运方法,架设输水管道,部分工程连续几公里经过陡峭的山谷,施工作业难度极大,甚至需要将施工人员吊空,依靠锚索来固定管道。

十余年间,环绕哀牢山系,通过农业综合开发,从漠沙的挖窖河流域到戛洒的南仓河流域,从水塘的大春河流域到者竜的洞岗河流域,从平掌的曼干河流域到建兴的错纳甲流域,修拦河坝、筑引水沟、架设输水管道、修建蓄水库塘及水池,新平县共投入水利工程资金6459万元,占全部农业综合开发资金近一半,建成拦河坝0.5万立方米,修筑引水渠268.82公里,架设输水管道162.53公里,建成蓄水库塘6万立方米、蓄水池1.83万立方米。

治水,给世代望水兴叹的哀牢山区人民看到了希望。

有了水的润泽,哀牢山区曾经成千上万亩的甘蔗地,变成了漫山遍野的柑橘林。

L_1560073790945409563.jpg
进入橘园的支管

水兴业兴  以水为傲

随着新平县平甸乡磨皮村委会村民李会林拉下滴灌阀门,云南传承果品有限公司橘园基地的一株株翠绿的橘树下便喷出了缕缕如丝的水线,清泉在树塘里汇聚成细流,顺着一道道豁口流进树根。

今年又遇上了干旱。这段时间,相同的一幕在新平众多的橘园里频频发生。

“水果,水果,有水才有果。”水塘镇邦迈村柑橘种植户余朝鑫告诉记者,遇上干旱的年景,如果没有相应的灌溉设施,不要说开花孕果,果树会不会干死都很难说。今年,老天迟迟不下雨,自己都记不清已经给果树灌过几次水了。

余朝鑫是一名1992年退伍回乡的老兵。2013年,他在当地的钱山梁子从农户手中流转山地350余亩种植柑橘。“哀牢山区群众常说,山有多高,水有多高。然而,水往低处流,让祖辈人感到万分无奈。”余朝鑫告诉记者,为把棉花河的水引到自己流转的山地里,他花光多年的积蓄,还拿房产抵押贷款,前后投入88万元,架设了11公里干管和密密麻麻的支管,让每棵橘树都喝上了哀牢山深箐的清澈山泉。

余朝鑫感慨说,钱山梁子虽然带个“钱”字,但当地村民却世代与“穷”字相伴,虽然开垦了大量山地,但靠种苦荞和玉米挣不到钱,种植甘蔗后情况好一些,却也富不起来。

山泉催开幸福花。2018年,余朝鑫的橘园产量达400吨,产值达250万元,今年产量和产值预计会翻倍。

余朝鑫曾任邦迈村委会支书,他感慨说,现在钱山梁子真的出钱了,邦迈村半数农户都种上了柑橘,生活会越来越好。

“引水工程投入确实很大,也许过上三五年,我就能等来政府的投资。”余朝鑫说,和他同时流转土地建橘园、等来了政府投资进行引水的一些种植户,橘树要三四年后才能挂果,算算经济账,自己当初倾家荡产搞水利,是下了一招好棋。

在哀牢山区,像余朝鑫一样,独立完成引水工程的公司和农户不在少数。

目前,新平县从事柑橘种植的果业企业、专业合作社和家庭农场达160家,种植面积达81588亩,占新平县柑橘种植总面积的近七成。公司和大户为主的种植群体,是新平县发展柑橘产业能后来居上的主要原因。

平甸乡磨皮村委会副主任李云荣告诉记者,因为不具备从橘园上方引水的自然条件,新平励志果业有限公司和云南传承果品有限公司建于磨皮大山的种植基地是自己筹资建高机站和管网,从新、旧俄德河水库提水上山。不说工程建设的巨大投入,就是平日抽水的电费都会让一般的个体种植户望而却步。

2012年到2015年,凡当地符合柑橘产业发展规划布局要求的规范化新植果园,经新平县相关部门组织验收合格后,由县财政每亩补助300元至800元。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大批来自农业综合开发、水利建设、农业产业化、脱贫攻坚等领域的项目围绕柑橘产业部署,形成了政府、公司和农户共同发展的格局。喷灌滴灌、水肥一体化等技术在绝大多数橘园得到了推广应用,提升了水资源的利用效率。

有了水,哀牢山区的耕地质量和综合生产能力大幅提升,一片片土地从“贫瘠脆弱”变得“筋骨强壮”,为“褚橙”模式在哀牢山区的快速复制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如今的哀牢山区人民不再望水兴叹,而是以水为傲,山坡上绿树成荫,不用担忧发生泥石流灾害,柑橘产业发展带来了绿水青山的“黄金效应”,让他们开始享受到山好水好的幸福生活。(玉溪日报记者 邢定生)

短  评

□  汪启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更是特色农业产业化发展基础中的基础。

新平哀牢山区发展柑橘产业的成功,让当地在推进我市红河谷-绿汁江热区产业经济带开发中先行一步,其水网建设可以说厥功至伟。

应该看到,我市具备发展农业特色产业的地方,包括目前正在大力推进的红河谷-绿汁江热区产业经济带,大多数均位于山区和半山区,资源性、季节性缺水问题十分突出,防洪抗旱能力相对较弱。这些地方明显存在两大问题:工程建设滞后,工程性缺水问题突出;水利配套设施不完善,水资源综合利用水平不高的问题突出。

如何做好我市高原特色农业发展的“水文章”,新平的经验具有多方面的启示。

一是需要制定长期规划,建设水源点,涝能蓄、旱能灌,实现水资源的合理调配。

二是找准结合点,使水网建设同生态修复、脱贫攻坚等相结合,利于获得政策、项目和资金支持,让“绿水青山”带来源源不断的“金山银山”。

三是发挥政府项目和资金的聚合功能,发挥国家、省、市、区(县)政府财政资金统筹功能,按照“谁投入、谁受益”的原则,带动企业和农户进行水利建设。

四是因地制宜实施工程建设。传统的引水工程,主要以修建沟渠为主,沟道极易发生堵塞,且蒸发和跑冒滴漏现象突出。新平哀牢山区引水工程基本为管网引水,通过落差实现自流,不仅缩短了施工时间,减少了工程开支,还节约了取水成本。

水网建设是一个长期的、投入大的基础性工程,建设一个完善的特色产业发展水网支撑体系,需要持续用力、久久为功。

编辑:王德有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