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玉溪新闻 >> 新闻调查
星云湖封湖禁渔期缘何要延长到两年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9-29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从今年开始,沿袭多年的星云湖渔政有了改变,禁渔期由一年改为两年。这样的改革原因何在?禁渔期调整后将会对星云湖渔业发展和渔政管理带来怎样的影响?

星云湖的沧桑之变

开湖日成百上千的渔船整装待发
开湖日成百上千的渔船整装待发

一张禁渔期调整的通告,就张贴在张云海家房屋的南墙上。

通告上的内容,早已为星云湖畔的群众所熟知:从2019年1月23日至2020年12月25日,星云湖水域内禁止一切鱼类捕捞活动;禁渔期间,禁止收购、加工、晾晒星云湖鱼类……

每每从通告旁走过,张云海常常会驻足观看。其实,通告的内容他早已了然于心。在星云湖里打了一辈子鱼,老人对渔事的关心,已成为一种本能。

记者到江川区大街街道河咀社区采访时,83岁的张云海正在家门口装网。作为一名资深的渔民,他这辈子用过的渔网有麻线网、蚕丝网、尼龙纤维网……最大的拖网足以盖住一块篮球场,需要十几个人用三四条船同时操作……

从小到大生活在星云湖畔,张云海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捕过鱼,小时候,他在小河里竭泽而渔,他到湖边垂钓,他用捞斗捉、网叉刺、推笆捞、下花儿诱;长大后,他支地笼、用扳罾,他划着用轮胎做的小皮艇捕鱼,他撑着木船入湖撒网……在这位老人身上,简直藏着一部星云湖渔业的历史。

星云湖原名星海,民间俗称浪广海,湖泊面积34.3平方公里,总容量1.84亿立方米。星云湖底部平缓,水深和水温适中,湖内浮游生物和底栖生物多,鱼类饵料丰富,湖内主要鱼类包括鲤科、鳅科、合鳃科、鳢科、鲶科五科十九种,其中大头鱼、星云白鱼等土著鱼类闻名遐迩。

时易世移,伴随着渐渐老去的渔民,与他们相伴的湖泊似乎也在变得衰老。在张云海眼里,星云湖发生了三大变化。

他说,首先,湖变小变浅了。原来走出家门,一两分钟就能到湖边,20世纪70年代初期,湖水通过大河,能一直通到县城边,原来的县医院、下营村甚至还有渔船在附近停泊;现在湖变远了,湖泊近岸淤泥堆积严重。其次,湖水变脏变臭了。以前,村里家家户户一直到湖里挑水喝,打鱼人在船上弄吃食,都是直接舀湖水焖饭;现在湖水里漂满了蓝藻和死去的水草,湖水已经不能直接饮用。第三,湖里鱼变少了。20世纪60年代,张云海所住的河咀社区(原河咀村)曾有过一大卷网捕捞起六七吨鱼的历史,“鱼发”的时候,挑着箩筐到湖边就能满载而归,就是在通向湖泊的河道里,也能捞到十几斤的大鱼,而现在垂钓的人从早守到晚,一天也不见几条鱼上钩。

20世纪80年代后期,随着湖泊水质下降,加上越来越发达的捕鱼技术,享有天然养鱼场美誉的星云湖的鱼类资源逐渐枯竭,主要靠投放苗种维持渔业产量,成为典型的放养型湖泊。星云湖每年的开湖,变成了渔民“吃一顿”的盛宴,每年开湖后两三天,就很难捕到鱼了。

张云海说不清星云湖的水质什么时候开始变坏。查阅环保部门的历史监测数据,记者找到了答案:1982年,星云湖水质依然介于Ⅰ类和Ⅱ类之间;1993年降到了Ⅲ类;1995年降到Ⅳ类,污染严重的地段已经到了Ⅴ类;2000年降到了劣Ⅴ类。2018年,星云湖全年水质综合评价为劣Ⅴ类,最多的污染物是总磷,超标10.4倍;其次是总氮,超标2.43倍。

星云湖的现状,让像张云海这样的老渔民感到痛心。能够看到星云湖恢复水清鱼跃,成为他们内心最大的企盼。

禁渔期的调整之由

2017年,罗江鹏受命担任玉溪市抚仙湖管理局局长。从小生活在湖畔,罗江鹏对养育了一代代人的母亲湖有着深厚的感情,对星云湖的历史和现状了如指掌。在一次环湖考察时,罗江鹏对记者谈起了自己治理星云湖的思路,其中就有延长禁渔期、调整渔政管理体制的构想。

那时,罗江鹏并不知道,有一位鱼类研究专家一直在关心着星云湖的治理。对星云湖命运的共同关注,让两人有了交集,并在以渔净水、以渔治水上达成了共识。

如何让星云湖逐渐恢复“鱼米之乡”本色?中国科学院昆明分院分党组副书记、研究员杨君兴认为有两条路要走:一是外源治理,通过环湖截污,把城镇的生活污水、垃圾和农田排放的、含有肥料的污水等截住,进行无害清洁化处理,尽可能减少氮、磷、碳等物质排放到湖泊;二是内源治理,通过湖内生态修复,合理配置湖泊各个生态位所需的生物量,通过鱼类消耗湖泊内的氮、磷、碳等物质,让这些导致湖泊富营养化的营养物质减少,湖泊水质就会向好的方向变化。

杨君兴把这些想法写成了书面材料,该材料被省政府作为内参刊发,引起了玉溪市人民政府的重视。在市长张德华的推动下,今年5月31日,玉溪市抚仙湖管理局经过与江川区人民政府协商,决定将封湖禁渔期延长到两年作为星云湖保护治理的一项重大措施加以推进。

多年来,江川区对星云湖实施了“控源截污、内源消减、河道整治、水体置换、生态治理”五大工程,星云湖水质有转好的势头。

今年底,星云湖一级保护区范围内的房屋、人口将全部退出,1577.8亩一级保护区内已无农田;2018年,星云湖全长19.2千米的环湖截污干渠建设初步完成,项目总投资6.79亿元,预计年削减入湖总氮303吨、总磷54吨、氨氮180吨;另外,江川还通过实施河长制、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修复、产业结构调整等一系列工程和非工程性治理措施,使星云湖保护治理步步深入。

星云湖外源治理的成效开始显现,内源治理也在陆续展开。近年来,江川区实施了星云湖污染底泥疏挖及处理工程,在8.98平方公里、污染层厚度超过50厘米的重污染区,清除淤泥700多万立方米;星云湖水葫芦打捞工程和蓝藻治理工程也开始实施,将在星云湖北岸建设日处理1万立方米的藻水分离站。

延长禁渔期这项湖泊内源治理措施的实施,赶上了大好的机遇。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率先在长江流域水生生物保护区实现全面禁捕;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实现常年禁捕;2019年,农业农村部等十部委联合下达《关于加快推进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若干意见》,鼓励在湖泊水库发展不投饵滤食性、草食性鱼类增养殖,实现以渔控草、以渔抑藻、以渔净水。

星云湖土著鱼类日趋式微。图为江川星云白鱼种群恢复试验站保育的星云白鱼。
星云湖土著鱼类日趋式微。图为江川星云白鱼种群恢复试验站保育的星云白鱼。

据玉溪市抚仙湖管理局资源管理科负责人业永春介绍,今年以来,延长禁渔期在全国各地形成了大势。如:从2019年1月1日起,长江流域44个水生生物保护区由季节性禁渔转变为永久全年禁渔,以便更好地保护江豚、鳜鱼等重点保护鱼类的产卵场、栖息地和洄游通道。从2019年1月1日起,总面积约333.33平方公里的巢湖渔业生态保护区开始全面实行永久全年禁渔。2020年1月1日起,江西省水生生物保护区和长江干流江西段将全面禁止天然渔业资源生产性捕捞;从2021年1月1日起,鄱阳湖区将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禁捕期为10年。从2019年1月1日起,大理市对洱海实行全年封湖禁渔,全湖永久禁止一切形式的捕捞作业。

闻名遐迩的星云湖大头鱼
闻名遐迩的星云湖大头鱼

多年来,玉溪市内外均有许多以渔控草、以渔抑藻、以渔净水的成功案例。如:2000年至2004年,中国科学院武汉水生生物研究所在滇池实施的研究项目表明,每条鲢鱼每生长1千克,需要吞食蓝藻40~50千克,一条成体鲢鱼年平均能吞食蓝藻约100千克,按直接消化率为30%计,也可清除30千克的蓝藻。2011年2月下旬,玉溪东风水库蓝藻爆发,2011年3月向水库投放鲢鱼、鳙鱼17776千克,鲢鱼、鳙鱼比例为7∶3,到2011年4月,蓝藻明显消失,控制蓝藻效果明显。从2013年开始,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和云南亚美湖泊水质治理有限公司合作,在杞麓湖有针对性地放养鲢鱼、鳙鱼、高背鲫、大头鲤、杞麓鲤等不同生态位的鱼类,成功构建了杞麓湖生态修复体系,实现了杞麓湖水生态系统向良性方向发展。2017年,杞麓湖成为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中第一个水质从劣Ⅴ类提升为Ⅴ类的湖泊。

杨君兴认为,杞麓湖的成功经验,对邻近且湖泊类型相同的星云湖具有重大的参考价值,这也是在星云湖实施延长禁渔期的重要参考。

禁渔期调整后的渔业之路

开湖后的热闹鱼市
开湖后的热闹鱼市

二十多年以前,随着渔业变得越来越艰难,星云湖畔的渔民纷纷开始转型。据江川区大街街道河咀社区党总支书记、居委会主任王乔信介绍,大多数村民完成了由渔民向农民的转变;一些人选择外出闯荡,利用他们熟悉鱼性的特长,承包水库、池塘养鱼;一些人选择了经商,从事渔网渔具加工和经营;一些人利用祖辈摸索出的烹鱼技术,把铜锅鱼、石锅鱼之类的餐馆开到了大江南北……

正因为大多数农户都不再依靠渔业为生,这次星云湖封湖禁渔期从一年延长到两年,并没有掀起许多人料想中的轩然大波。

为了筹备江川鱼文化展馆,云南江川李家山青铜器博物馆馆长李红成跑遍了江川沿湖村庄,遍访各地打鱼人,对本地渔事文化有着深入的了解,他认为延长封湖禁渔期是大势所趋,有利于星云湖治理。

在市农科院的农科人员马文彬看来,两年的禁渔期不是长了而是过短,应该向洱海、鄱阳湖等湖泊看齐,把禁捕期延长到五至十年。

江川区畜牧水产站研究员张四春告诉记者,由于星云湖水体富营养化严重,湖内各种食性的鱼类必须达到一定的有效存量,才能达到以渔净水的目的,鱼长到成年便生长缓慢,不及时捕捞是渔业资源的浪费,但掠夺式捕捞并不可取,禁渔期长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控制好网目,做到捕大留小。

“禁渔期调整后,如果鱼产量还不如调整前,那就闹笑话了。”江川区江城镇侯家沟村党总支书记秦文生告诉记者,禁渔期内能否管住偷捕偷捞和擅自提前捕捞行为,是沿湖群众最关心的问题。

禁渔期调整后星云湖渔业之路该如何走、管理部门如何守好湖成为社会各界普遍关心的问题。

对如何守好湖的问题,玉溪市抚仙湖管理局副调研员吴涛表示,市、区湖泊管理部门将加大综合行政执法力度,重点做好三方面工作。一是落实好渔船归港制度,做到船靠港、人上岸、网入库;二是以科技手段提高监管效率,通过引入环湖可视监控、无人机、夜视仪等装备,让违法捕捞无所遁形;三是重拳打击各类违法偷捕行为,湖管部门将同公安、检察院、法院等部门密切合作,重点打击封湖期间电鱼、毒鱼、炸鱼,以及有组织的违法捕捞和捕捞中划地为界、暴力抗法等行为。

据玉溪市抚仙湖管理局副局长马虎介绍,下一步,星云湖渔业将围绕三方面重点统筹发展。首先,做好科学投放工作,玉溪市抚仙湖管理局将同相关科研单位合作,开展湖泊生物资源调查,以此为依据确定投放品种、规格、数量,使投放成本最小、利益最大化。其次,规范捕捞行为,使星云湖的捕捞按照科学合理、可控和有计划、有组织的方式进行。最后,要实现多方共赢,借鉴外地成功经验,探索“科研院所+企业+渔民”的星云湖渔业管理模式,既建设生态湖泊,又兼顾星云湖沿湖渔民利益和高原湖泊水产品交易的实际,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三赢。

星云湖以渔治水的工作刚刚破题,要做好这篇文章,还待各方共同努力。对多次改革的星云湖渔政来说,禁渔期由一年延长到两年只是前行的一小步,但对湖泊保护治理这盘大棋而言,这一小步十分必要。(玉溪日报记者 邢定生)


【短 评】禁渔期改革有利于湖泊保护治理

□ 汪启

作为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中两个尚未摆脱劣Ⅴ类水质的湖泊之一,近年来,星云湖治理正在提速。随着一系列工程措施的实施,其外源治理的成效已开始显现,而作为内源治理的一项重要措施,实践证明,以禁渔期延长为契机,实施以渔控草、以渔抑藻、以渔净水,无论对湖泊污染治理还是保护渔业资源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要让禁渔期改革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最大化,应当做好四方面工作。

一是加强改革的解读和宣传。从环境资源保护、湖泊生态保护的高度,从有利于渔业结构调整和渔业可持续发展的高度进行宣传,让更多的人理解改革,支持改革。

二是做好科学管控。做好星云湖封湖禁渔投放鱼种与产量、鱼类对湖泊藻类抑制效果的研究,让禁渔期调整发挥出更大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

三是做好渔政执法监管。加大对渔政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让社会各界看到实实在在的、因禁渔期调整带来的综合效应。

四是继续做好产业转移工作,进一步引导沿湖群众减少对渔业的依赖。在星云湖实施相关保护治理项目时,应该把第一、三产业统筹发展纳入项目实施内容,多方拓展沿湖群众增收致富渠道。

编辑:何蕾    审核:矣萍
分享到: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