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玉溪新闻 >> 社会
红塔:在玉溪大地酝酿而成的时代神话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7-13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初创时期的玉溪卷烟厂车间
初创时期的玉溪卷烟厂车间

20世纪60年代的红塔
20世纪60年代的红塔

1981年以来,玉溪卷烟厂从五国引进八十年代国际先进水平的卷烟设备95台(套),为中国烟草行业闯出了一条科技发展之路。王兴发 摄
1981年以来,玉溪卷烟厂从五国引进八十年代国际先进水平的卷烟设备95台(套),为中国烟草行业闯出了一条科技发展之路。王兴发 摄

今日红塔
今日红塔

有谁能想到,一座古塔会与一根香烟、一个品牌像“谜”一样,永远的联在了一起。许多外地人来到玉溪,第一个念头就是要登临一座小山,去寻找神圣的红塔。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红色包含着吉祥、喜庆、红火、积极、主动、开放等寓意。这座始建于元代的古塔见证了从玉溪烤烟厂到玉溪卷烟厂,再到红塔集团的历史变迁。同时,红塔集团也把红塔的多重寓意充分演绎成了自己的企业精神。

烟以塔而得名,塔因烟而生辉。“红塔山”不仅成了名副其实的名烟和名山,而且被赋予了“山高人为峰”的思想力量,成为新时代人们铭记和颂扬的一个新神话。

敲门声的寓意

1980年的春天,离我们现在似乎已经很遥远了。那个时候,玉溪卷烟厂还名不见经传,在中国众多卷烟厂中至多算一个“小弟弟”。但玉溪卷烟厂领导者们的眼光已经很成熟,开始打量世界,并准备着手打开通往全国和世界的大门。

也就是在那个美好的季节,玉溪卷烟厂面前的大门被敲响了。但他们有胆量和气魄去打开那扇沉重的大门吗?

当时,玉溪卷烟厂面临着的是这么一种选择、一个难题或一种诱惑:投资261万元引进一台外国设备,他们就能迈向全国一流的卷烟厂。但261万元在当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当初建厂时的总投资也只与这个数字差不多。这么大一笔贷款要到猴年马月才能还清啊?再说,这是一台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卷烟机器,自动化和电子化程度非常高,国内一些技术力量雄厚的一流大厂也没有把握使用好它,更何况玉溪卷烟厂当时才有两三名大学毕业生,怎么敢去碰那种先进得不可思议的机器设备?再退一步说,如果用这么一笔资金去购买国产机器,可以买60台,而生产出来的卷烟数量却是那台外国货的12倍。这个账这么一算,多数人的心里就慌了。不知道在外面等待他们的究竟是“机会”还是“魔鬼”?

玉溪卷烟厂决心要让自己的工厂脱胎换骨,要让自己的工厂有一台“像样”的设备,他们非常明白,机会重复出现的概率很小,往往只有一次。如果举棋不定、犹豫不决、优柔寡断,即使机遇出现在面前,也会让它白白溜走,更无法谈到利用机遇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了。于是,他们召开了一个有点儿特别的会议,一开始就给大家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有一天晚上,有这么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小屋子里沉思,忽然听见敲门声。他问,谁呀?这么晚了还来敲门?门外一个声音说,快开门吧,我是机会。这个人想了一会儿说,我不开,你不是机会。外面的声音说,我是机会,快开门,要不我可走了。

你走吧!

外面的声音说,你太聪明了,我的确不是机会,但我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猜出我不是机会?

这很简单,你敲了三次门,而机会只敲一次门。

这个故事的寓意很简单:幸运之神往往只敲一次门,稍一犹豫就会坐失良机。

最后,他们果断地抓住了那个千载难逢的发展机会,用巨资从英国莫林斯公司“请”来了那位尊贵而能干的“客人”——MK9-5型制烟联合机组。

在没有见到这台神奇的机器之前,玉溪卷烟厂的领导就算了两笔账。第一笔,从原料来说,国产机器单箱卷烟耗叶58公斤,而这台机器只耗45公斤,每箱就能节约13公斤,以每公斤烟叶5元计算,每箱可节约65元。再从折旧费来说,国产机器每箱烟是17元,而这台机器是35元。两项相抵,这台机器65元减35元,再加17元,每箱烟净赚47元。以这台机器日产50箱烟计算,每日可净赚2350元。第二笔,当时他们生产的“红塔山”,每包只能卖5角1分,而这台机器因为把每一支卷烟加上了过滤嘴,每包可卖8角1分。这样简单一算,这台机器的贷款加利息是280万元,只需3个月就能还清。这个账还不包含它节约下来的人工工资和其他费用。

所以说,这个“机会”有多值钱?有多诱人?有多重要?

玉溪卷烟厂就这样凭着他们的勇气、胆识和技术,走出了那扇大门,抓住了这个“机会”,迈出了它走向一流卷烟企业最关键的一步。

天下有玉烟

1990年,是一个“红塔山”红遍全国乃至世界的年代。“红塔山”不仅覆盖了国内30个省、市、自治区,在美国市场上,已有10个“红塔山”代售点,每条售价达21美元之多。在东南亚也有18个“红塔山”免税商场,在新加坡还与英美烟草公司合作,每年生产5万箱“红塔山”,就地转口销往世界各地,仅这一项每年就可净赚外汇3000万美元。“红塔山”“阿诗玛”“恭贺新禧”等“玉烟”,在中外烟民的眼里和手上,外表是那样舒软柔和、精良迷人,香气是那样醇正饱满、清雅协调。在美国,许多商店都摆着“红塔山”。夜晚来临时,在洛杉矶好莱坞大道大都会酒店的顶楼上,“红塔山”三个大字放射着耀眼的光彩。在美国的华文报纸上,也时常看到“红塔山”的踪影。中国驻美大使周文重先生曾说:“美国市场是很不容易进入的,‘红塔山’香烟进来了,并争得了一席之地。”

在法国,“红塔山”的故事更加浪漫动人。一个云南小伙子到巴黎留学,因为囊中羞涩,他已戒烟两个星期。一天晚上,在美丽的塞纳河畔,他看到一位漂亮的巴黎女郎从羊皮手提袋里掏出一包“红塔山”。云南小伙子惊呆了,用复杂的目光打量着香烟,就像发现了一件可以改变他的一切的宝贝。巴黎女郎也发现了这个中国小伙子的异样神态,开始有些不解和尴尬,但当她发现小伙子的目光并没有死盯着她的脸,而是自己手中的香烟时,巴黎女郎笑了,用法语说道:“晚上好!先生,想抽一支吗?”云南小伙子非常愉快地接过香烟,并用法语表示感谢,外加一句:“我是中国人,来自云南。”巴黎女郎一听,笑得更开心了,“哦,云南,一个美丽的地方,你的家乡,红塔山的家乡。”

当小伙子唇边的“红塔山”被她轻轻点燃时,小伙子再次被巴黎女郎的语言和动作感动了,他动情地吸了一口。巴黎女郎看着他,笑得很甜蜜,说:“啊,你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家。”

当时,国内外绝大多数烟民都以吸“红塔山”“阿诗玛”“玉溪”“红梅”等“玉烟”为荣,特别是由“红塔山”创造的巨额经济效益,早已令世人瞩目。“红塔山”作为我国香烟族中的“国粹”,已不再满足与国内同行业的竞争,它要走向更大的天地,与“洋烟”们争妍斗奇。

当然,这样的路子走起来并不轻松、浪漫,它需要红塔人冷静下来,对自己、对别人、对市场、对品牌有一个最清醒、最准确、最科学的分析和认识。他们明白,经济形势,瞬息万变,故步自封,不进则退;改革开放,风起云涌,审时度势,趁势前进。他们更清楚,无论一个企业,还是一个人,只有在思想上有着巨大的探索精神,才会有巨大的发展空间。虽然以“红塔山”为代表的“玉烟”正一步一步走向天下,但每一步都必须脚踏实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艺无止境,路无尽头,更深远更迷人的风景还在前方。

山水相映的品牌格局

多年来,大多数中国人只认识“红塔山”,而不知道这种大名鼎鼎的香烟具体出自云南玉溪,以致玉溪卷烟厂的业务人员到外地出差,说自己来自玉溪卷烟厂,人们听后不仅不感兴趣,且爱理不理,而当业务人员改口说,“红塔山”就是玉溪卷烟厂出品的时候,立即身价倍增,被人们拜为上宾。这都是由于“玉溪”知名度太低惹出的“祸”。

在这种情况下,尽管科研人员和销售人员四处求索,深入市场,贴近消费者,千方百计对“玉溪”卷烟的研制和销售使出了浑身解数,但依然收效甚微。焦虑、困惑、痛惜……各种不安的情绪,长久地笼罩着玉溪卷烟厂的管理者们。

为什么这样优质低产的好品牌竟然遭到市场的冷遇?

就在1992年5月底的一天,两名来自北京的年轻记者,像武侠小说中的侠士,又像侦探电影里的密探,悄悄潜入玉溪卷烟厂,发誓要破解传说中的“玉溪”密码。

对于玉溪的卷烟,“红塔山”毫无疑问是优质的,但“玉溪”更是优中选优,是从“红塔山”的原料中选取百分之十的烟叶,再斩头去尾,留下十分之一,百里挑一,精制而成,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不久,《经济日报》赫然登出一篇《痛心疾首说玉溪》的报道,如实道出了这个烟企的“苦恼”,千千万万的烟民才恍然大悟,如梦初醒,在很短的时间里,重新认识了“玉溪”,接纳了“玉溪”,爱上了“玉溪”。“玉溪”品牌逐渐形成了强大的吸引力和影响力,不仅创造了企业的财富神话,而且让更多的人向往、迷恋和赞美玉溪这个美丽的山水城市。 (杨杨  文/图 )

编辑:矣萍
分享到: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