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玉溪新闻 >> 社会
[看见]花腰傣服饰的艺术风骨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7-25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社会学家和民俗学家将花腰傣称为“把历史与艺术穿在身上的人”。因为服饰把人与自然完美地统一于一身,在古朴中彰显典雅,在厚重中透出细腻,在深沉中显示明快,在静穆中展示流动,在含蓄中流露潇洒,蕴含了时尚元素和美学意蕴。

在傣族社群,没有“花腰傣”之说,花腰傣是傣族之外的他称,特别是汉人对哀牢山红河谷地区傣族的称呼。花腰傣服饰多以高纯度的红、黄、绿、青、黑及熠熠生辉的银色为基调,或冷或暖,或浓或淡,始终是隆重华丽的基调构成。鲜艳的色彩使深色织料的服装活泼跳动,在搭配上体现出隆重与拙朴并存的矛盾之美。2016年12月7日,新平县漠沙镇大沐浴村。
在傣族社群,没有“花腰傣”之说,花腰傣是傣族之外的他称,特别是汉人对哀牢山红河谷地区傣族的称呼。花腰傣服饰多以高纯度的红、黄、绿、青、黑及熠熠生辉的银色为基调,或冷或暖,或浓或淡,始终是隆重华丽的基调构成。鲜艳的色彩使深色织料的服装活泼跳动,在搭配上体现出隆重与拙朴并存的矛盾之美。2016年12月7日,新平县漠沙镇大沐浴村。

花腰傣是傣族之外的他称,有傣雅、傣洒、傣卡等不同支系。虽然每个支系的服饰各具特色又略有差异,但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绚丽华美的颜色,精致复杂的配饰,用色大胆而搭配绝妙。分析研究不同支系服装的特征,不难发现,无论是设计、制作、穿戴,还是饰品搭配,都有超乎常态的美学意蕴,精妙之处就在于历史与艺术的高度融合,巧妙运用了美的内涵,彰显了美的风采。

傣雅姑娘特写。额间的银坠,耳畔的紫红流苏,腰际的浅绯璎珞,还有背后的五色镶银腰布,这样的配饰虽然看上去随意,却大有讲究。2009年4月25日,新平县漠沙镇小曼妹村。
傣雅姑娘特写。额间的银坠,耳畔的紫红流苏,腰际的浅绯璎珞,还有背后的五色镶银腰布,这样的配饰虽然看上去随意,却大有讲究。2009年4月25日,新平县漠沙镇小曼妹村。

在传统设计观念中,统一性一直是服饰搭配的首要原则。现代服装设计师努力打破这一秩序,寻求新的美感。例如英国设计师薇薇安·韦斯特伍德的“朋克风格”、阿玛尼的牛仔礼服等。花腰傣服饰艺术为我们提供了超凡脱俗的设计灵感。总体来看,花腰傣服饰多以高纯度的红、黄、绿、青、黑及熠熠生辉的银色为基调,或冷或暖,或浓或淡,始终脱离不了隆重华丽的纯色基调。鲜艳的色彩使深色织料的服装活泼跳动,在搭配上体现出隆重与拙朴并存的矛盾之美。

傣洒支系少女肖像。2007年5月3日,新平县戛洒镇大槟榔园村。
傣洒支系少女肖像。2007年5月3日,新平县戛洒镇大槟榔园村。

一位民族服饰研究专家这样评论花腰傣服饰:“色能夺目,彩生动感,民族服饰往往能够给人这样的审美感受。但是,面对花腰傣服饰,这种视觉感观和心理感受简直就是冲击性的。”整体看来,花腰傣女子服饰的主色调是青黑与五彩的搭配,以青黑为底色,五彩挑花或镶或绣,底色愈显沉静稳重,也把彩色花饰衬托得愈加鲜活亮丽。

傣族是与水最具缘分的民族,自古以来生在水边、长在水边、住在水边,一辈子生活在水乡,所以被称作“水的民族”。2015年5月16日,新平县漠沙镇小沐浴村。
傣族是与水最具缘分的民族,自古以来生在水边、长在水边、住在水边,一辈子生活在水乡,所以被称作“水的民族”。2015年5月16日,新平县漠沙镇小沐浴村。

在色彩的搭配原则中,五彩虽然鲜艳抢眼,其搭配却是极为冒险的。一般来说,在一套服饰中,颜色丰富,驳杂相交,若不精心整理归纳,极易杂乱无章、零散琐碎,从而淹没穿着者的主体位置。而花腰傣服饰设计者经年累月获得的审美经验让他们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个难题:深青或者墨黑的底色,巧妙地将全身服饰、丰富的色彩贯穿成统一的整体,从而避免了整体视觉效果被层层叠叠的花边侵害得零散琐碎的感觉。再者,有了青黑底色的衬托,五彩的花边和腰带更加绚丽夺目。于是,深色向内紧缩的敛力与五彩向外扩展的张力,一张一弛,构成了花腰傣女子特有的动感服饰。

波罗蜜树下的傣仲支系姑娘。2007年5月3日,元江县澧江街道那路村。
波罗蜜树下的傣仲支系姑娘。2007年5月3日,元江县澧江街道那路村。

花腰傣女子的服饰,走动,则顾盼生辉;站定,则摇曳生姿、流光溢彩,绚丽张狂而不失沉静优雅。这种看似矛盾的设计,使花腰傣的服饰突破了传统观念,独树一帜,散发出无穷魅力,如音乐一般,有一种激扬的精神气质和力量。具体表现为造型轮廓,打破了传统形制,以曲线和弧线为主,给人一种流动的节奏美感,而节奏又使韵律之美集中体现在安定与灵动、对称与均衡、对比与调和的搭配之中。对称与均衡是形式美法则中的重要标准,具有端庄、平衡、庄重、安静的特点,给人以庄重、严肃、条理性强的感受,是一种静态之美。女子胸前的银饰使内长外短的上衣更加具有层次感,腰部系结的花腰带,既具有固定衣服的实用性,也自然地将服装分割成了上下两个部分,打破了服装色彩的沉闷感。

傣雅女子头顶的竹笠帽向前倾斜,打破了传统服饰品的对称,又与背后的竹篾秧箩相呼应,使对称与均衡的形式美法则融而且合。2007年3月3日,新平县漠沙镇托竜街。
傣雅女子头顶的竹笠帽向前倾斜,打破了传统服饰品的对称,又与背后的竹篾秧箩相呼应,使对称与均衡的形式美法则融而且合。2007年3月3日,新平县漠沙镇托竜街。

人体本身的结构便是对称之美,制作服饰必然要遵循这一原则。傣雅女子头顶的竹笠帽向前倾斜,打破了传统服饰品的对称,又与背后的竹篾秧箩相呼应,使对称与均衡的形式美法则融而且合;傣卡女子腰间都要佩戴一条银挂链,悬于前身一侧,行走时的摇荡,与胸前的芝麻银铃饰品共同演奏和谐的乐曲,在对称的服装格局中增添了灵动之美。

花腰傣服饰以自染土布的黑色或靛蓝色为主色调,给人以安定内敛之感,显示出稳重的感觉。但是在上衣的袖子、衣襟、下摆等处,绣有一定面积的彩色纹样装饰,明快的红、绿、蓝、黄等高纯度色彩与安定的黑色和靛蓝色形成了鲜明对比,使服饰不会因为深色的基调而显得沉闷和单调,也增添了轻松自然之感。

花腰傣服饰色彩处理的精妙之处,还在于白色银饰在全身衣饰的丰富色彩中所起到的连缀和过渡作用。装饰大量的银泡和银坠,这些银光闪闪的小物件在阳光下剔透晶莹,在斑斓的花边之间跳跃,自然地形成银灰色过渡,从深沉凝重的青黑色到张扬跳跃的五彩色。颜色的激烈碰撞,若是没有银色的稀释和缓冲,必然会导致过激的色彩冲突而显得生涩和庸俗。

筒裙斜穿的独特风俗,一下子打破了过多条纹装饰可能带来的呆板乏味,将简单的色彩重复上升到层叠交织、互补互衬的审美境界,浑然一体,美不胜收。2015年5月16日,元江县澧江街道大水平村。
筒裙斜穿的独特风俗,一下子打破了过多条纹装饰可能带来的呆板乏味,将简单的色彩重复上升到层叠交织、互补互衬的审美境界,浑然一体,美不胜收。2015年5月16日,元江县澧江街道大水平村。

重叠穿衣方法,是许多少数民族的审美观念,认为华美精致的衣衫是勤劳和财富的象征。但是在中国,没有一个民族像花腰傣这样,将衣饰重叠穿戴的韵律之美发挥到如此协调,无论哪一个支系,姑娘们的服饰都以其中数道重叠的七彩条纹最具特色。先是内里短衣的交叠衣领,饰有右斜的条纹;再是外罩窄袖小衫的对襟上,有两寸宽窄的垂直条纹,重复穿上二至三件,一件比一件短,上一件略略压住下一件,在胸线位置露出深深浅浅的彩色条纹;然后是左高右低的筒裙,连穿三至四条,在筒裙下端由外及里依次露出七彩的条纹下摆;最后以斑斓的腰带高高低低缠绕数周,再斜斜挂上绯红的流苏。于是,那样深深浅浅、重重叠叠的条状纹饰就像是披了一身雨后的彩虹,左倾右斜,或疏或密,交织出张弛有度的节奏。如此巧妙的穿戴方式,特别是筒裙斜穿的独特风俗,一下子打破了过多条纹装饰可能带来的呆板乏味,而将简单的色彩重复上升到层叠交织、互补互衬的审美境界,浑然一体,美不胜收。

在服饰色彩的搭配上,素有“不破不立”的说法,过于协调一致的色调若无别出心裁的搭配,最终也会显得僵化压抑。所以,在细细品评花腰傣服饰的最后,有一点不得不说,那就是精致复杂的垂挂配饰。额间的雪色银坠,耳畔的紫红流苏,腰际的浅绯璎珞,还有背后的五色镶银腰布,这样的配饰虽然看上去随意,其中却大有讲究。

首先是整体上使服饰首尾呼应,颜色完整而有序;其次是垂挂的佩戴方式,以纯粹响亮的单色打破了大块颜色繁复重叠的拘谨,打破了呆板的原有形制,使全身的服饰颜色显得灵动鲜活;最后,小小的散碎配饰作为条纹旋律的伴奏,是冲突与融洽的和谐之声。色彩缤纷的配饰是花腰傣服饰的点睛之笔,如若没有配饰的点缀,这么美丽的服饰就难免失去了几分跳脱的灵性和随意的潇洒。   (楼根良/文  罗涵/图)

编辑:何蕾
分享到: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