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玉溪新闻 >> 社会
独象回家!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1-07-07   进入社区    来源:云南北移亚洲象安全防范工作省级指挥部 ]

7月7日凌晨 ,为防范北移离群独象进入玉溪市人群密集区域,造成公共安全风险,玉溪市红塔区北移亚洲象群安全防范现场指挥部,按照拟定的应急管控预案要求,紧急启动对北移离群独象的捕捉转移应急管控措施,相关工作进展顺利。7月7日下午15时,北移离群独象已安全转移至其原栖息地——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勐养片区,各项生理指标正常,安全回归栖息地。

北移离群独象于今年6月6日脱离北移亚洲象群,已独自活动32天,距象群72公里。该象先后在昆明市晋宁夕阳乡、安宁市八街,玉溪市红塔区北城街道多个区域迂回移动,活动区域约140平方千米,移动距离约190公里,且多依靠人工投食或进村串户觅食。据专家介绍,目前已很难自行回到象群或返回原栖息地。

7月5日以来,该象进入玉溪市北城街道拶[zǎn]坝塘社区,距晋红高速仅0.3公里,距昆玉城际铁路仅0.2公里,独象安全管控难度大,公共安全风险高。为确保人象安全,经研判,现场指挥部按照应急处置预案,对其采取了捕捉措施。(云南北移亚洲象安全防范工作省级指挥部)

“北移亚洲象离群独象捕捉转移” 专家解读

一、为什么要对离群独象采取捕捉转移的管控措施? (措施的必要性和合理性)

专家解读(北京林业大学 教授 谢屹):通常情况下,雄性亚洲象成年后会离开象群寻找其它象群中发情的雌象交配繁殖;也会偶尔离开象群单独或成1-2头的小群活动。因此,对“北移独象”的助迁工作,从它离群后,国家林草局指导组和省级指挥部就着手组织国内权威专家开展研讨,进行科学论证,制定了相应的应急管控预案。“北移独象”于2021年6月6日上午8时45分脱离北移亚洲象群,截至7月7日,已独自活动32天,距离象群69.5公里,先后在昆明市晋宁夕阳乡、安宁市八街、玉溪市红塔区北城街道等多个区域,活动区域范围140平方千米,移动距离约190公里。7月5日,进入玉溪市北城街道拶[zǎn]坝塘社区,距离晋红(晋宁-红塔)高速0.3公里,距离昆玉(昆明-玉溪)城际铁路0.2公里,人口密集,交通繁忙,独象安全管控难度大,公共安全的风险高。专家分析,该雄象已独自活动32天,与象群直线距离越来越远,自行归队可能性不大。从近期监测情况看,由于天然食源逐渐减少,独象依靠人工投食或进入农户家觅食,肇事增多,管控难度进一步加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18条规定: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预防、控制野生动物可能造成的危害,保障人畜安全和农业、林业生产。出于人象安全考虑,指挥部紧急启动了应急管控预案,决定对其采取麻醉捕捉措施。

二、采取捕捉转移措施的科学依据是什么?(措施的科学性)

专家解读(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 陈明勇):北移亚洲象群自2007年被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监测人员发现并命名为“小短鼻家族”,一直在我们的监测研究范围内。“北移独象”是一头亚成体雄象,年龄约10岁,高约1.9米,体重约1.8吨。通常情况下,雄性亚洲象成年后便会离开象群,寻找其它象群中发情的雌象交配繁殖;亚成年雄象也会偶然离开象群单独或成 1-2 头的小群活动。截至7月6日,“北移独象”脱离北移亚洲象象群31天,距离象群直线 距离69.5公里,没有回归迹象。这对1头仅10岁左右的亚洲象而言,将遇到难以预测的生存困境。加之,独象活动区域持续降雨降温,可供取食的自然植被减少,短期内很难找到适宜栖息地,长期依靠人工投食,不利于其身体健康。根据多年对西双版纳和普洱亚洲象的监测研究显示,独象离群时间长短不确定,活动范围广,肇事风险高,监测预警和安全防范的难度很大,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对其采取有效的管控措施。这样的转移安置措施,也是国际通行做法。

三、用麻醉方式对“北移独象”实施捕捉是否可靠?(措施的安全性问题)

专家解读(西双版纳亚洲象救护与繁育中心 职业兽医 师 保明伟):实施麻醉猎捕转移野象是国际通行处置方式, 国内也有多次成功实施麻醉捕捉亚洲象的实践经验。野生动物麻醉捕捉技术对动物损害小、成功率高。对“北移独象”实施麻醉捕捉的操作人员来自西双版纳亚洲象救护与繁育中心,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 该中心于2002年成立以来,参与野生亚洲象救助、救护21次24头,成功收容了小象“然然”“小强”“羊妞”等7头野象。中心培养出一批技术过硬、经验丰富的专业技术人员,专门从事亚洲象的救助和应急处置工作。2018年,救助中心成功救护了闯入普洱市闹市区的“逛城哥”,2019年成功救护了在勐海县频繁肇事的“老三”,2020年成功救护了进入勐腊县县城的1头公象。因此,我们在制定预案时就对“北移独象”麻醉捕捉任务的成功实施有较大把握,能够确保人象安全。

四、将“北移独象”长距离转移到西双版纳是出于什么考虑?是否存在风险?

专家解读(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 高级工程师 沈庆仲):之所以做出这样长距离转移放归的决定,主要是基于以下两方面考虑:一是亚成体雄象离群属于正常行为,近期的监测显示,独象离群后,没有表现出寻找和追赶象群的行为迹象。将其麻醉捕捉后就近送回象群,不能确保它不会再次离群。二是象群在寻找适宜栖息地,我们也一直在科学助迁其往南返回栖息地——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勐养片区。因此,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北移独象”直接转移至原栖息地放归,最大程度减少对“北移独象”的人为干预,有利于其尽快适应环境,恢复自然生活状态。此次放归的具体位置,是经过专家组认真论证踏勘的。“北移独象”放归后,将由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对其实施常态化监测,密切关注其健康和适应状况。关于“北移独象”的长距离转移,我们作出完善的方案。运输全程配备警车引导和医疗保障车,有专业兽医和救护人员护送。在途中,选择适合的位置给象补充食物和饮水,能够保障其安全。到达后,现场专家对其健康状况进行评估,各项生理指标正常,成功安全放归。(云南北移亚洲象安全防范工作省级指挥部)

编辑:陶晓兰    审核:杨雪
分享到: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