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玉溪新闻 >> 时政
[寻找玉溪“最美基层民警”]为生者维权 为死者发言
——记玉溪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法医苗林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9-24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在人民警察队伍中,有着这样一支特殊的队伍:他们是警察,但不必冲锋在前、持枪缉凶;他们懂医学,但无需把脉问诊、救死扶伤。他们凭着“为生者权,为死者言”的信念负重前行,与尸体打交道,把“还事件以真相,为死者合眼,给家属安慰,让正义永不缺席”当作自己的必尽职责,他们就是公安法医。

苗林通过检验鉴定工作,为侦查破案提供线索和证据。
苗林通过检验鉴定工作,为侦查破案提供线索和证据。

年轻法医苗林是这个队伍当中的一员,2013年10月,从中山大学法医学系毕业的他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玉溪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从事法医工作。自工作以来,他坚守岗位,无私奉献,通过法医检验鉴定工作,为侦查破案提供线索和证据。他曾荣获市公安局嘉奖表彰1次,连续3年被市人社局评为优秀公务员并记个人三等功1次。

不为人知的“苦”

普通人对公安法医的认识往往来源于影视剧中描述的场景:法医主角们总是穿着夹克,拎着勘查箱出入命案现场或者是一尘不染的解剖室,潇洒地挥动手术刀后就能很快得出尸检结果,帮助办案民警顺利侦破一件件棘手案件。虽然经常要直面尸体,但个个都是冷静睿智的高手,行为潇洒,看起来很“酷”。

现实中的法医工作却是一项常人难以体会的艰辛工作,为了便于行动,他们穿的通常是宽大的作训服。为了保护自己不被感染,他们在非常炎热的环境下都要穿上密不透气的防护服,他们时常出入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之中,普通人一分钟都待不下去的环境,他们一待就是数个小时,有时还要面对现场未知的危险。在忍受着视觉、嗅觉、触觉的多重冲击,与尸体近距离接触的同时,还要承受死者家属情感上的冲击。

参加工作不久,苗林就被派到第一个腐败尸体现场。一位老人死于自己独居之处,几天后邻居闻到异味后报警才被发现。此时尸体已经高度腐败,躺在狭小又密闭的房间,地板上、床上和尸体上布满密密麻麻的蛆和蛆壳。闻讯赶来的家属在几十米外的地方观看,无法接近尸体。面对让人头皮发麻的现场,苗林没有畏惧,他和同事穿戴好防护服进入房间,冷静地处理着现场。

某年,玉溪市某县发生一起男子杀妻后碎尸埋藏的恶性案件,警方很快破案,嫌疑人供述了埋尸地点,苗林接到任务后和同事一早赶往埋尸地点。当时正值三伏天,埋尸地点又位于空旷的山地里,苗林和同事只能顶着炎炎烈日,用铁铲挖、用木棍撬,一点点找寻。由于尸块被碎得太小,挖出的尸块必须当场清洗干净后辨认出部位并相应归类,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尸块尽可能找齐。直到太阳落山,尸块总算找完,大小总共500多块,当晚回到住宿的酒店,苗林才发现后脖颈已经被烈日灼伤。

守护正义的“甜”

2017年元旦,好几个月没回县里老家陪伴父母的苗林决定趁这次假期回老家一趟,他头天晚上就提前买好了给父母的衣物。可当天一大早还没等起床闹铃响起,电话铃声倒先响了起来,电话那头是刑科所领导急促的声音:半小时前我市某县一空心砖厂职工宿舍内发现一女孩死于自家的床上,赶快准备好出现场。由于住的地方离单位较近,苗林立即赶回单位提前收拾好所需的勘查器材,等领导和同事赶到单位后立即一同驱车赶往现场。

现场位于砖厂内一职工简易房内,死者是一名7岁的小女孩,头晚外出的父亲一早回家后发现女儿死在自家床上,家人虽然以为是疾病死亡,但因事发突然还是报了案。通过先期短暂的现场尸表检验,苗林和同事怀疑小女孩死于他杀。在对尸体细致的检验和缜密分析后,苗林判断极有可能就是厂内的熟人作案,于是他对尸体进行了生物物证提取。

当天傍晚,从尸体指甲缝里提取的物证检验结果比中砖厂内一重点怀疑人员,在证据面前,嫌疑人如实交代了整个作案过程。此时,苗林才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虽然这次又没能回家看望父母,但是苗林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每一次案件的告破,让犯罪嫌疑人伏法,告慰亡灵,都是让我坚持下去的动力。”苗林说。

“苗林在工作中踏实严谨,认真负责。有一次在他身体不舒服的时候,突然发生一起特大案件,他加班至凌晨3点提取证据,为案件侦查破案提供重要的线索。”同事左武说。然而,这些在他人看来的忙碌,却是苗林法医工作中最习以为常的一部分。

每次从案发现场搜索到物证后,苗林就会回到实验室进行生物检材发现和提取,一工作起来就是多个小时,有时从下班工作到凌晨才回去睡觉,第二天又早早起来分析图谱,进行比对。“检出关键物证,找出嫌疑人,让逝者死得明明白白,让生者活得堂堂正正,给家属以安慰,还社会正义,这是每一名法医的社会责任。”苗林说。(玉溪日报记者  马兰)

编辑:何蕾    审核:矣萍
分享到: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